新 版 论 坛 使 用 答 疑
搜索
查看: 103597|回复: 175

[原创] 少年藏精洞之,我与他们乱伦的一家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2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登录后可以看到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Register/登録メンバー/회원가입/การลงทะเบียน)

x
【少年藏精洞}之---我与生猛的父子、兄弟、叔侄、乱伦的隔壁邻居一家人
- z0 \* u- d* y" K4 O/ B& [$ Q, V9 `' \! N" [6 p* X; F$ ?# ]% P
                     我用主角第一人称的“我”,来铺展叙述故事的发展,只是本人写作上习惯,请大家切勿对号入座,谢谢!5 J$ R; _% b  B  M# n$ i

; b1 @/ Q' x7 W) V+ H8 Q1 A# d# [2 m+ G2 o$ t: s

; [  |  i; n4 n$ b4 ^
( I, F2 A' q2 ^; W; x: q; X) d1 ^% h            1# x7 }8 g$ ~& J; `
            我叫冬冬,16岁,身高170厘米,体重55公斤,宽肩细腰丰臀细腿的身材,虽然看上去有点瘦,但我却有一对儿浑圆凸翘,丰满性感诱人深入的,肉嘟嘟的小屁股,而且我长得皮肤白净细嫩不说,还有一张上宽下窄,明眉大眼的瓜子脸,所以看上去显得十分的清秀漂亮性感,很多人都说长得比女孩,还要漂亮性感诱人。# |0 D$ T* b. O7 a0 ~
            我自小生活在*山区乡镇驻地的农村里,几年前爸妈上山干活时,发生了意外,爽爽掉下悬崖摔死了,没有其他亲人的我,在本组长辈和村干部的安排下,就把我“过继”给了一个远方堂叔家,作为交换条件,我们家的十亩山林和几亩山坡地,归堂叔家所有(我们家的宅子,还归我所有),而他们家则要负责把我养大成人到18岁(这年我13岁,刚上初中一年级),我具有成人的生活能力为止,其实远房堂叔家有儿有女,他们只是贪图我们家的山林和土地,才答应照顾我的。
1 u& Y. V  \' x5 U9 x, K3 b            今年16岁的我,刚初中毕业考上县里的高中,堂叔家就以家经济条件不好为由,断了我的经济来源,不在供应我继续上学,让我辍学在家帮他们干农活,但我很想继续上学,就去找了当初管事的本族长辈和村干部,没想到他们却都跟我打着哈哈,以不便管我们的“家务事”为由不管这事了。
: B, A" \3 c. c6 X% t2 v; X            无依无靠的我只好认命了,从此,我白天帮他们干活,在他们家吃饭,晚上一个人回到我村后家住,虽然我觉得很委屈,但也丝毫没有办法,谁让我无依无靠没有别的亲人呢!我真羡慕隔壁邻居大牛伯、二牛叔和三牛叔他们,当然我更羡慕的是,大牛伯家19岁的儿子山子哥,还有二牛叔家和我同岁的毛毛,虽然山子哥和毛毛一样,前些年都失去了妈妈,但都还有爸爸叔伯、叔叔、兄弟间互相疼爱和照顾,他们俩照样生活的无忧无虑、开心快乐、乐融融的样子时,就显得我不得了,我多么想也有像他们俩一样的生活和快乐,真想加入他们,和他们一起快乐的生活啊 !可他们毕竟不是我的家人。" I5 Q8 z, Y* q5 P& k4 M  x% T
            因为我们家是建在村后,自家的山坡地上,附近没有别的邻居,只有大牛伯一家邻居,他们家也是建在自家,和我家的连边坡地上,而且他们家和我家,并排坐落在一起,中间只有一道低矮的院墙隔开,他们家除了大牛伯和老婆孩子外,还住着一直没有娶老婆的单身三牛叔,二牛叔和老婆孩子住在村里的老宅里。
) g$ U1 F6 K" s. B            按说以他们家三牛叔30岁的年龄,180的身高,70公斤的体重,宽肩细腰丰臀长腿的精壮身材,麦色的健康肤色和一张,浓眉大眼阳刚帅气的长相,还有经常出山做一些山货生意,能说会道、品性憨厚、性格豪爽的头脑,虽然以前因为穷没娶上媳妇,但现在条件好了,要想娶个媳妇成家过日子也不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找借口拒绝了,所有给他说媳妇的媒婆,一直和大牛伯和山子哥住在一起,过着“单身光棍汉”生活。
1 d3 k. u: V( ^% _            我爸妈在的时候,因为住得近的跟一家似的,所以相处的关系特别好,前些年大牛伯和二牛叔的老婆,先后因病去世后,我爸妈又因以外坠崖去世后,因我在中学读书住宿,所以就和他们见面少了,不过当我偶尔回来过星期天时,大牛伯、三牛叔和山子哥,只要见到我,还会热情地让我去他们家玩耍吃饭,有时还能在他们家遇到,同样对我很热情的二牛叔和毛毛,因此我对他们家所有人,都很感激,总想着将来有能力了,一定要回报他们。
; z* @) c9 k* s& ~& S) `" Q+ i             尤其是他们家的三牛叔,好像特别的喜欢我,不但每次见到我都会热情地招呼我,而且每次出山回来,给他们家山子哥和毛毛带什么好吃的活好玩的时候,也不忘给我带回一份同样的礼物,就算当时见不到我,也会给我留着,等见我后再给我,因此我对三牛叔的好感更深,更感激他对我的好。
& M5 Z! ]+ n6 y# W            
" p4 L* s& U- L" n8 W5 o            这天中午因为天气太热,吃过午饭后堂叔就让我回家休息,说到半晌天气不太热时在下地干活,我就从他们家出来,沿小路抄近道回家,快走到家时,看到了前面不远处,二牛叔家和我同岁的毛毛,我还没来及和他叫他,他就掏出钥匙打开院门,转身进了大牛伯家,本来我经常见他来大牛伯家,甚至有时候在大牛伯家过夜,也没什么奇怪的,但今天天气这么热,大牛伯家还锁着门,好像家里没人一样,他不在家里睡午觉,一个人跑大牛伯家干什么?反正我也不困,这么热的天气,回家也睡不着,我就想看看他,到底一个人来要干什么,我就从我家和大牛伯家的矮墙上跨过去,绕到大牛伯家房后的窗户下,轻手轻脚搬了几块土坯垫在脚下,从敞开的窗户里看向屋内,这一看不要紧,屋内的情境,震惊得我目瞪口呆。
  V& u% F! E1 v: i8 Z           原来大牛伯和他儿子山子哥不是没在家,而是都在家里,只不过此时屋里开着电扇,大牛伯正光着身子,躺在宽大的木板床上,两腿间竖立着一根,17厘米长黑黢黢粗壮坚硬的大鸡巴,他儿子山子哥也光屁股,呈69式趴在他身上,互相用嘴进进出出地,吞吃着对方坚硬的大鸡巴,而且大牛伯的两根粗糙的手指,还在儿子的屁眼里不停地抽插着,虽然山子哥那红润的鸡巴,看上去比他爸的略微小一点,但也应该有15-16厘米长,只不过没有那么粗、龟头也没有那么饱满巨大,山子一边吞吃着他爸的大鸡巴,嘴里一边流淌着口水“哼哼叽叽...”地呻吟着,扭动着被抽插的屁股。- Q0 @) X" V$ V! }# z9 S
            “大伯、哥,怎么就你们两个人,三叔呢?”毛毛进屋后,不但没有感到任何的吃惊,反而很自然的脱了裤子,也光着屁股爬上了床,看来他已经见怪不怪了。7 K' c4 O* Q4 N' G
            二牛叔的儿子毛毛和我同岁,今年都是16岁,虽然没有我长得白净漂亮,但身高、体重和身材却几乎和我一样,也有一对儿丰满浑圆凸翘,性感诱人的小屁股,就连他此时硬邦邦挺立着的鸡巴,也几乎和我的硬起来后一样,都是13-14厘米长,而且也都是粉嫩红润的小龟头,显得非常的鲜嫩多汁,可爱诱人。
- o9 E9 H1 }/ U5 Z            “咱三叔昨天就下山进城了,山上的果子快成熟了,他去联系客商,准备收山货谈生意了。”大牛伯和山子哥69式吃鸡巴,山子哥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说道。
9 s" U  P9 W& K! B7 O6 L7 w            “哦,那咱三叔啥时候回来?” 毛毛说着分开他大伯的双腿,跪趴在两腿间,肉嘟嘟的小屁股向后凸出着,张嘴就把他大伯的大鸡巴吃进嘴里,像山子哥一样吞吃着他大伯的大鸡巴。/ r# q2 |; M/ g( s/ v! q
            “怎么了毛毛?你三叔前天刚肏过你,这么快就又想你三叔的超级鸡巴了?!”大牛伯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按压着毛毛的头,让自己的大鸡巴插更深一些。% B# Y8 V" {# J. ~: f
            毛毛没说话,只是努力地把大伯的大鸡巴,往嘴里尽量的吞进,山子哥则跪在毛毛的屁股后面,用手扒开毛毛的屁股,伸出舌头舔着毛毛的屁眼,毛毛一边为大伯做着深喉口交,哼哼叽叽地扭动被舔弄的小屁股,山子拿出一瓶黏乎乎的东西(润滑油),涂抹在毛毛的屁眼上和自己坚硬的鸡巴上,然后用红润的龟头对准毛毛的屁眼,猛地扑哧一下子就插了进去,紧接着就是一阵阵时快时慢地抽插,毛毛一边吞吃着大伯的大鸡巴,一边嗯嗯啊啊地呻吟着。7 Z( l7 {2 f! u7 E1 e3 S
            大牛伯从毛毛的嘴里拔出,被吞吃的黏糊糊的大鸡巴,来到儿子山子的屁股后面,用润滑油涂抹了一下山子的屁眼,拍了拍山子的屁股,山子停下了抽插毛毛的动作,弯腰趴在了毛毛身上,大牛伯用黑紫色的大龟头,顶在儿子的屁眼上,虎背熊腰,结实有力的大屁股,猛地一挺“扑哧!”一下子把大鸡巴全部捅进了儿子屁眼里,山子哥轻轻地“嗯!”了一声后,三人就开了互相配合抽插,而且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大鸡巴在屁眼里插得越来越深,屁股和屁股疯狂而猛地“啪啪啪!”撞击声和三人淫靡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大概十几分钟后,山子哥就在一阵全身颤抖中,达到了高潮,一边淫荡的呻吟着,一边把精液射进了毛毛的屁眼里,山子哥射精后,大牛伯从他的屁眼里,拔出黏糊糊涂满白色泡沫的大鸡巴,山子哥也从起身毛毛屁眼,拔出了同样黏糊糊涂满白浆的鸡巴,此时我才看到,毛毛的小屁眼和山子哥的屁眼,都被鸡巴肏得,张开着洞口往外流着粘液和白浆,大牛伯拍了拍毛毛的屁股,把他翻了个脸朝上,在他屁股下塞了个枕头,然后抬起毛毛的双腿“扑哧!”一下子把大鸡巴,一杆到底的捅进了毛毛那,已经是一片狼藉的屁眼,接着就开始了比刚才肏儿子时,速度更快、力量更大更猛,插得更深的抽插爆肏。
! i8 ]; i- z! f. b$ e            天啊!站在窗外偷窥的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此时的我,已经被刺激的一阵阵心跳加快,面红耳赤地喘着粗气,大脑好像一片空白一样,小鸡巴坚硬地挺立着,从粉嫩红润的小龟头的马眼里,渗出了一丝丝粘粘的液体,奇怪的是看着山子哥和毛毛,那被大牛爆肏的流出白浆的屁眼,我的小屁眼好像有点痒痒了起来,并且还在不由自主般地,一张一弛地收缩着,我不由地把手伸进了裤子里,握着自己坚硬流水的鸡巴撸动着。" @( f5 O+ w6 U4 T: D* x0 g
            从毛毛屁眼里刚拔出,射过精也后还没有软下来的,黏糊糊挂满白浆大鸡巴,塞进了舒服的一脸媚态,张着嘴大声呻吟着的毛毛的嘴里,毛毛立马用嘴紧紧裹住山子哥的大鸡巴,像小孩吃奶一样,一边哼哼叽叽的呻吟着,一边使劲地吞嘬着,他那坚挺的小鸡巴,随着大牛伯每一下的深插,从粉嫩红的小龟头里,都会流出一点粘液。7 J7 b; p2 d1 |5 r4 k2 g: J" Y
            山子哥等自己的鸡巴,吞吃干净完全变软后,才从毛毛嘴里拿了出来,然后俯下头又把毛毛,被大伯肏得直流水的鸡巴,吞吃进了自己的嘴里,使劲地嗦着、嘬着,受到前后夹击刺激的毛毛,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大声呻吟着,伸出双臂搂抱着爆肏他的,虎背熊腰的大伯,承受着大鸡巴的爆肏。
# n, n9 k2 ^' O( c             “哎呀,哎呀...哥...大伯...快,快用力肏我,我...要射了...啊...啊...啊!!!”随着毛毛一声长长的大叫声,他的坚硬的鸡巴,在山子哥的嘴里,喷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Z" S$ W1 T; v
              “毛毛...毛毛...我肏死你...肏死你个小骚逼、骚货小老婆...呃...呃...呃!!!”几乎就在毛毛射精的同时,大牛伯凶猛地抽插了几下后,一下子把大鸡巴捅进毛毛的屁眼后,健壮的身躯僵硬地抖动着,结实有力的大屁股,一下一下收缩着,大龟头在毛毛的屁眼深处跳动着,喷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7 V# w4 }4 R+ |2 g3 |0 J  }, C5 }$ u              天啊,趴在窗外的我,就在他们达到高潮,喷射精液的同时,我的鸡巴竟然也忍不住,喷射出了自己的精液,因为太紧张、站立的使劲太久,射出精液后,我竟然双腿麻木颤抖的,都快不受支配了,因为是大白天,他们结束了激战,我怕被他们发现,赶紧从土坯上下来回家,没想到,因为腿麻竟然咕咚一下子摔了一跤。7 W- B) n* E8 C# B5 s2 O# H% |
              “谁?爸,外面好像有人!” 屋内传出山子哥吃惊的声音。
' {" s/ X0 T5 R              “是啊!快出去看看!”这是大牛伯同样吃惊的声音。
9 a0 ^0 \( Q* p7 }) q              吓得我立马爬起身子,也顾不上腿麻和摔得屁股疼了,一瘸一拐地跑到矮墙前,跨到了自家的院子,赶紧打开房门窜了进去,随手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紧张的我喘着粗气听着外面的动静。$ ?! J9 T: C1 p- m% p
              “爸,这外面也没有人啊,好像...好像是...” 房外传来山子哥的声音,听声音他好像就在,我们两家之间的矮墙前,在跟和他爸一起出来查看情况的大牛伯说话。
7 q1 M1 S1 s8 F- `( O7 j             “呵呵呵,行了山子,没人就没人吧,就算有人看到了,我也相信他不会说出去的,走,回屋歇着吧。”大牛伯好像是故意说我听似的,对儿子说道。" U" c/ a! s0 A
             “嗯,知道了爸!” 山子哥说。
* X5 g, z6 A% }5 G3 e) t             听着他们回屋,外面没有动静后,我才长出了一口气,打开电扇躺到了床上,一点想睡午觉的困意都没有,满脑子都刚才偷窥看到的画面,虽然我听说过同性恋,也从网吧的网上偷偷了解过,有关对男男同性恋之间性行为方式的描述,也偷偷观看过很多,国内和国外的男男GV视频,可能是生活环境的原因吧,我竟然对GV里那些用大鸡巴爆肏0号的,大鸡巴猛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冲动,并从GV里学会了用手淫,和用手指抠插自己屁眼的方式,来体验高潮射精的快感,并渴望在现实中能得到,一个或几个喜欢我的、成熟的大鸡巴猛男同性恋大哥、大叔或大伯的疼爱和照顾,当然我也愿意像GV里的那些小0号一样,被他或他们爆肏,做他们的老婆,但在现实中并没有发现,或遇到过这样的男人,没想到这样的同性恋猛男,就在我身边近在咫尺的邻居家里,而且还不是一个,而是父子、叔侄、兄弟乱伦的一家人,怎么能不令我激动和想入非非呢。- a8 I" Z& d! S7 ~
             自从上次偷窥了他们的乱伦后,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每当我和他们遇到时,不知是自己做贼心虚,还是怎么了,总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色色的样子,跟我说话打招呼时的语气和神态,与以前不太一样了感觉,但我又像着了魔一样,总是留意着隔壁的动静,所以又了偷窥了几次乱伦爆肏。
5 s$ M6 @& x% f  U" ^% n0 T( W            有天晚上,当我从远房堂叔家吃完饭回来后,发现大牛伯家早早地就关上大门,而屋里却亮着灯,不由得内心又是一阵激动,他们家今晚又要开玩了,我又跨过矮墙绕到他们家的房后,站在土坯上从敞开的窗户里,向屋里看去,这次令我更加激动和惊喜的是,二牛叔竟然也在,并且也加入了乱伦的战团。
* H' p% C5 v! B8 `! b$ J            具体占位是,二牛叔光着身子,分开着双腿平躺在床上,两腿间竖立着一根,几乎和大牛伯一样大小17厘米的,黑黢黢的粗壮大鸡巴,毛毛光屁股跪趴在他的两腿间,嘴里吞吃着父亲二牛的鸡巴,光着屁股山子哥在毛毛的身后,正抱着毛毛的小屁股抽插着,最后面是大牛伯,抱着儿子山子哥的屁股,摆动着他虎背熊腰的身躯,大鸡巴在山子哥的屁眼里,扑哧噗呲...啪啪啪!地抽插爆肏的正在劲头上,已经累得呼哧带喘地一身大汗了,看样子他们好像已经开始一会儿了。8 ?, H7 L; s& c5 A
            果然,大牛伯抱着儿子山子的屁股,挥汗如雨地爆肏了不到五分钟的时候,山子哥就就达到了高潮,浑身颤抖着一边叫爸爸,一边把精液射进了毛毛的屁眼,大牛伯看儿子射精后,从儿子冒着白浆的屁眼里,拔出大鸡巴拍了拍儿子的屁股,山子哥从毛毛的屁眼里,拔出射精后的鸡巴,浑身瘫软地翻身趴在了床上,二牛叔则立马从儿子毛毛的嘴里拔出大鸡巴,翻身趴在山子哥的身上,“扑!”的一下子,就把大鸡巴捅进了山子哥的屁眼,速度极快,力量很大,像砸夯一样大起大落“扑哧扑哧...啪叽啪叽”地夯砸着山子哥的屁股,山子哥无力地趴着,哼哧哼哧承受着二牛叔的爆肏。
' C! `4 L. \" r3 H8 k           旁边的大牛伯也没闲着,等山子哥从毛毛的屁眼拔出鸡巴后,他就直接接替了山子哥的位置,抱住毛毛的屁股,就把刚从儿子屁眼,拔出来的大鸡巴,对准毛毛的屁眼,扑哧一下子凶猛地捅了进去,然后和二牛叔两个人像是比赛一样,抱着对方儿子的屁股,疯狂而凶猛地抽插着,撞击着。
* G; \$ v) k: h            趴在窗外偷窥的我,被屋内激烈的场面,刺激的血脉喷张,不但鸡巴硬得流出了水,就连屁眼也感觉瘙痒的一阵阵难受,好像也流出了淫水一样。# w) ?# h$ p% z9 _4 p# A  X
            此时屋内床上抱着,毛毛屁股爆肏的大牛伯,好像已经达到了高潮,一边粗暴地爆肏着毛毛的屁眼,一边嘴里“小骚逼、骚货、老婆!”地叫着,一边抽插着大鸡巴,在毛毛的屁眼里喷射精液,直到他的大鸡巴在毛毛的屁眼里,射完精液变软后,他才拔出大鸡巴翻身倒在了一边,呼哧呼哧地喘息着。6 H& u! [6 v1 S7 s, o* P
            毛毛等大伯从他屁眼里拔出大鸡巴后,也累的支撑不住身子,瘫软地趴在了床上,他的小屁眼已经被山子哥和大牛伯肏得,张开着合不拢的洞口,往外流淌着大量的精液和白浆。3 u- ?: r! V4 S" A* N: Y/ ?
            但让我更加吃惊的是,旁边正趴在山子哥身上,爆肏山子的二牛叔,却从山子哥的屁眼里拔出大鸡巴爬了起来,拍了拍儿子毛毛的屁股后,拿起身边的枕头塞在了儿子的小腹下,把毛毛肉嘟嘟的小屁股,垫的更高了一些。) j. w5 j. \6 [
            “儿子,你哥和你大伯,肏你让你爽过了,现在该让爸爸肏你,让你继续舒服、继续爽了!”二牛叔说着,趴在儿子身上,太高自己的屁股,用黏乎乎的大鸡巴,对准儿子的屁眼,猛地压了下去,扑哧一下子,一杆到底的把大鸡巴,粗暴地捅进了儿子的小屁眼,然后在儿子的淫荡的“哀嚎”声中,丝毫没有一点怜惜地,开始了凶猛粗暴、大起大落的抽插爆肏。
9 P8 n4 v0 V  l& E" X. L           身下被父亲爆肏的毛毛,大张着嘴不停地“嗯嗯...啊啊...哼哧...吭哧...”呻吟着,尽量向上耸动着自己的小屁股,配合着爸爸每一下的长抽深插,大概十多分钟过后,二牛叔终于加大力量,频率极快地抽插了十多下后,把大鸡巴最大限度的捅进儿子的屁眼里后,全身像痉挛一样,剧烈地抖动着,喷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I1 f, {& o$ j! ?! Q* `
            “儿子,舒服了没有?爽了没有?” 二牛叔射精过后,从儿子毛毛的屁眼拔出,黏糊糊沾满精液和白浆,还没完全软下去的大鸡巴,塞进躺在身边山子的嘴里后,拍了拍儿子的屁股说道。
5 G8 D- V9 A. J9 A9 a$ e$ ]+ E# x0 f. c            “嗯,我都被你们肏射三次了爸爸,爽,都快爽死我了!”毛毛一脸媚态和满足的说道。
4 W2 @- v$ C/ A* b            “好,爽了就好儿子!山子你呢?你被你爸和二叔肏爽了没有?” 二牛叔在山子哥嘴里抽插半软不硬的大鸡巴问道。! L9 c4 f# P5 v. W
            “嗯,我也被我爸和你肏爽了二叔,被你和我爸那么大的大鸡巴肏,我和毛毛能不爽吗?”山子哥也是一脸淫荡表情,吞嗦着二牛叔的大鸡巴说道。1 Q# @/ j$ k! x
            “呵呵,骚逼,虽然我和你爸已经肏得你们够爽了,但还是感觉没有你三叔那根,能把你们俩小骚逼,肏射、肏尿的,20厘米粗奇长,龟头更加巨大的大鸡巴,操的你们更舒服更爽啊?”二牛叔说。
- H' `/ e& w& A            “是啊,两个孩子前些天还说想老三了呢,按说老三已经出去十几天了,也该回来了,不知道这次怎么会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大牛伯说着也把已经疲软的大鸡巴,塞进了毛毛的嘴里,让毛毛给他嗦嘬着。1 z0 m4 @+ v$ a9 A- J9 E
            “没事,我前天给三叔打过电话,三叔说这次遇到了一个省城的大客商,他跟着大客商去省城谈生意了,需要的时间长,估计还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呢!”山子哥吞嘬着二牛叔的鸡巴说道。, z9 C% c# M8 Z, X- z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没想到老三现在生意越做越大,都跟省城的大客商坐上生意了!”大牛伯说。/ N; n, _/ Z& i) Z& S* ~
            “嗯,我听老三说过,他还想在县城开公司呢,将来让我们负责收购,他负责在外面销售,到那时候我们的生活,就会越过越好了大哥!”二牛叔说道。
, ]  e5 V" c1 J9 g  b0 }! \            “对对对,我也听老三说过,说不定这次他出去,这事儿就办个差不多了呢!”大牛伯高兴地说道。: r3 F- s' N; l, V& U% r6 X' P$ v
             早已在窗外,站的两腿发麻打颤的我,听他们拉开了家常,而我也因为刚才在偷窥他们激战时,被刺激的已经射出精液的我,正要回家时,却听到了二牛叔提起了我。
- S6 K# w7 y2 g2 B) _6 J            “对了大哥,我听毛毛说,隔壁的冬冬,好像已经发现了我们家的事情,他该不会把偷看到咱家的事情说出去吧?”二牛叔突然有点担心地说道。
7 \: T, R6 i3 t            “呵呵,放心吧老二,咱家的事情,早就被冬冬发现了,要说他早就说出去了,我感觉那孩子不但不会说出去,而且还好像有心想加入我们呢!”大牛伯说着抬头向窗户看了看。
& [9 i& ]! C) P: X3 J            吓得我赶紧往下缩了一下身子,竖起耳朵紧张地听着屋内他们的谈话。
- m+ E- @* D0 S, n8 ?            “哦?是吗?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大哥,赶紧说说!”二牛叔一下子来了兴趣问道。, i# Z1 R  F- {$ }. `0 H+ t
            “你也知道老二,咱们家和他们家本来处的关就很好,自从他爸妈死后,他跟了大庆(我那个远房堂叔)后,他们对冬冬也不好,这不冬冬考上了高中他们也不让上,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和咱家毛毛同岁,本来就长得好招人疼爱喜欢,现在我们发现,他长得越来越好看漂亮了,而且那皮肤、那身材和那对儿丰满浑圆,凸翘性感诱人的小屁股,别提多么惹火了,多么让人喜欢了!感觉比咱们家这两个孩子,长得还漂亮性感太人喜欢呢!尤其是咱家老三,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所以对他特别的好,就跟对咱家山子和毛毛一样好,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把他搞到手罢了。”大牛伯说。3 ~: ]1 U4 H! u+ \
            “嗯嗯,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大哥,我也挺喜欢冬冬这孩子的,我想听你说说是怎么看出,他有意加入我们的?”二牛叔从山子的嘴里,拔出已经软来的鸡巴说。
0 l" b( a5 G+ N2 F            “因为他第一次偷看我和山子和毛毛玩的时候,就被我们发下了,我们只是装作不知道,后来他又偷看过好多次,都没有对别人说出去过,而且自从第一次偷看过后,再见到他时,他看我们的眼神和神情都跟以前不一样了,总是脸红害羞,贪婪而不自觉地,盯着看我和山子的裤裆看,我敢断定,他已经对我们动心了,我想让咱家山子找机会试探试探他,如果他真想加入,就让山子先肏他几次,等他的小屁眼适应了山子的鸡巴,把他肏舒服肏爽,把他的屁眼肏开后,在他拉进来咱们俩再肏他,等他的小屁眼适应了,咱们俩的大鸡巴抽插爆肏后,老三也该回来了,再让老三用他的超级大鸡巴肏他,以老三对这孩子的喜欢程度,只要他能承受得了,老三那根大鸡巴的抽插爆肏,说不定肏过他后,就会把他带在身边,带出山留在身边,当做老婆一样疼爱了,当然,这也得那孩子听话,能扛得住咱家老三那,精力充沛、性欲旺盛的超级大鸡巴,随意的抽插爆肏才行啊!要是真能那样的话,这也算是给冬冬这可怜的孩子,不但找了个好的归宿,也帮老三圆了一份心愿吧!” 大牛伯好像是专门对窗外偷窥的我说的这些。! {3 {+ I' U  h2 m8 A$ t5 p; ^# s
            “是啊大哥,如果真能那样的话,还真是不错!既帮东东找了个不错的归宿,也帮老三解决了肏逼发泄的问题,可问题是,人家东东真的愿意加入我们,能扛得住老三那么大的大鸡巴爆肏吗?”二牛叔说道。
/ C# c/ L, L- e* P  ]; S/ u- g# V' L            “是啊,我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所以才说让山子找机会试探试探他,如果他真想加入,咱们就按我先说的办,先让山子肏他,然后咱们再肏他,等咱们把他的小屁眼肏开后,再让老三的超级大鸡巴肏他就行了,咱家毛毛前年14岁时候的小屁眼,不就是这样被咱们肏开的吗?”大牛伯说道。
6 `, T( a. ^0 _* a' z; m: F) c            “嗯,那倒也是,自从咱家山子和毛毛,这俩骚逼孩子,被老三的超级大鸡巴肏过几次后,就舒服的爽的他们,离不开他们三叔的大鸡巴了,几天不被他们三叔爆肏,就屁眼痒痒的受不了,而老三又经常不在家,只是苦了我们两个老家伙,每次都得拼了老命的肏他们,才能勉强满足他们!” 二牛叔得了便宜还卖乖滴说道。
$ p! s. W; ^$ Q( [9 N            “呵呵呵,咱就就知足的老二!这几年要不是有两个孩子乖巧听话的,骚逼孩子的小屁眼,让我们随便抽插爆肏发泄,咱们家也不会过的这么幸福!对了老二,今晚还回家吗?”大牛伯问道。5 S' B4 U6 Z! @
            “回,有一只母羊要产仔了,我和毛毛得回家照看着。”二牛叔说着穿上衣服。& T2 `& q) e9 G
            “行,那你们就回去吧,我也肏累了,想歇着了!毛毛跟你爸回家吧,改天再跟你爸一起过来,我们再轮流肏你,让你爽啊!”大牛伯拍了拍毛毛的屁股说道。7 w7 ]/ u$ S3 u& A; v0 d
            “嗯!” 毛毛爬起身子,连粘糊糊的屁眼都没擦,就都上了裤子。
4 S+ B9 N( r& v6 _             一看他们就要出来回家了,吓得我再次也赶紧从土坯上下来,没想到加下踩到了一些干枯的树枝和败叶,发出了很大的声音,估计是屋里的他们也听到了,我弄出的声响,我听到屋内的了他们发出了,嘻嘻哈哈的笑声和听不清楚的说话声,估计是他们猜想到了又是我,在外面“偷窥”了他们的事情。+ v8 F% E' t: D; i& ~8 B, }
 楼主| 发表于 2021-8-3 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syd8105 发表于 2021-8-3 01:22
6 @) c! m: ^5 i1 T5 Z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精彩、刺激的文章了,非常喜欢!
5 Y* V" m) V  M- Z虽然,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中似乎不可能。但是,一是文笔通 ...
4 q1 g5 U( d0 z+ e3 _
谢谢你的精彩评论,谢谢!
发表于 2021-6-3 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静等更新。。。。。。。。
 楼主| 发表于 2021-7-3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快就有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6-17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TEDCAO 发表于 2021-6-17 10:27
, i) W/ ?) j" a& `原来叫啥呀

8 M' A$ K2 S! I9 [! @器大伤身
 楼主| 发表于 2021-6-17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longlong0967 发表于 2021-6-16 08:511 V9 @# P: ]( V/ E7 q8 M5 z8 T! B
看着你写的故事,撸鸡吧好爽!

/ \- z5 n5 ^- N7 \嘿嘿嘿,那就可劲地撸吧!!!
发表于 2021-6-2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额楼主写得太厉害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6-7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34 t/ y6 s5 Z9 y2 C
            第二天夜里,山子哥又在我家,把他的鸡巴插进我喉咙里和屁眼里,用比昨天夜里更疯狂,插入更深更猛的姿势,爆肏了我一夜,把我的小屁眼肏得更柔软松动了,也把我肏射了两次,天亮起床时,他抚摸抠弄着我,被他肏得柔软松动的小屁眼,感觉我已经完全可以承受的了,他爸和二叔的爆肏后,就和我约定了晚上去他们家,让他爸和他二叔两个人轮流肏我,用他们更大的大鸡巴,像爆肏毛毛一样,开发我的喉咙和小屁眼。3 {& Z4 v% X# }
            因为已经和山子哥约好了,晚上我到他们家吃饭睡觉,所以傍晚干完活后,我没在堂叔家吃饭,就从他们家出来,既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的去了大牛伯家。
3 G( Y2 Z$ j/ l% R* e  ]            大牛伯和二牛叔,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饭,一见到我他们就像饿狼一样,把我把我抱进了怀里,一边吃饭喝酒,一边亲吻我、抚摸我,既然我已经做好了,今夜被他们爆肏的心理准备,看着身边同样对我很热情的山子哥和毛毛,我也就没有那么紧张了,任由大牛伯和二牛叔挑逗着我的欲望。
4 f" n  M% X1 f& F" l            “嘿嘿嘿,爸、二叔,经过这两天我和冬冬的相处,用我的鸡巴对他小屁眼的开苞破处,我发现他和我和毛毛一样,天生就是个做0的料,仅仅两天时间他的小屁眼,就完全适应了我随便抽插爆肏,因为他还想被我鸡巴最大的三叔爆肏,想体验同样被三叔的大鸡巴,肏射肏尿的超级快感,所以在三叔回来之前的这些天,他就是你们的老婆了,你们想怎么肏就怎么肏,只要能把他肏舒服肏爽,肏得他的小屁眼也和我毛毛的小屁眼一样,足够承受得了,我三叔那根20厘米粗壮奇长,龟头巨大的大鸡巴,随意抽插爆肏就算完成任务了!”山子哥看着他欲火焚烧的老爸和二叔说道。
0 M* D4 Q5 G9 C3 s) i. H9 w! c            “好,没问题!既然这样那我和你二叔就不客气了,保证在你三叔回来前,用各种插得最深最猛的姿势,尽快把冬冬的小屁眼,给他肏开肏大开发出来!”大牛伯说。
' p4 Z& `2 g+ e5 q3 U: B) P            “好!那咱们还等什么呢?开始吧!”二牛叔看来比大牛伯更急着肏我。
% s2 T6 _2 l0 k( v' n  N            吃过晚饭后,连桌子都没有收拾,大牛伯和二牛叔就迫不及待地,把我扒了个精光抱上了床,山子哥则和毛毛光着屁股,搂抱在一起,一边互相吞吃着对方的鸡巴,一边坏笑着看着身边不知所措的我。
) S3 @9 G/ u/ w2 @5 ?0 Z            “大哥,既然冬冬的小屁眼,已经被咱家山子开过苞,并适应了他的抽插,那接下来就看咱俩的了,为了让他尽快适应我们的大鸡巴,时间紧任务重,咱也就没必要怜香惜玉装温柔了,直接像当初肏咱们家山子和毛毛那样,肏他吧!”二牛叔一边用手套弄着自己坚硬流水的大鸡巴,一边用手指抠弄着我的屁眼说。6 R* A  q6 m4 q1 g5 i; ]2 c
            “好,我也是这个意思老二,今夜咱就给冬冬来个前后夹击,轮流把大鸡巴插进他的嘴里、屁眼里抽插爆肏,同时开发他的喉咙和屁眼怎么样?”大牛伯说。( w6 O' J, Z1 _. _# {5 x7 D+ d+ C
            “好的大哥!冬冬的小屁眼已经流出水了,看来他也有点迫不及待了,第一盘我先肏他屁眼,你肏他嘴深喉他,第二盘你肏他屁眼,我再深喉他怎么样?”二牛叔说着润润滑油,充分润滑了我的屁眼和他的大鸡巴后,从后面抱住了我,紫红色的大龟头,顶在我了柔软松动粘滑的屁眼口上。) X+ z% r: J4 l
            “好!就按你说的办,开始吧!”大牛伯说着,分开双腿半躺半靠地靠在了床头上,黑黢黢17厘米粗长,硬得像铁棒一样的大鸡巴,竖立在两腿间。
& o; J  m+ v% f* V  B  \            “来,冬冬趴下,把你大伯的大鸡巴吃进嘴里,把小屁股再撅高点,对,就这样!”二牛叔说着按下了我的身子。3 s; z$ u- N0 r! _! i+ m
            “张嘴冬冬!”我刚一俯下身子,大牛伯就把大鸡巴塞进了我的嘴里。) y- i- O- v* I
            “嗯...”我只好用嘴紧紧包裹住了大牛伯的大龟头,使劲地给他猛嘬猛嗦猛舔地为他做口交。
' b1 {- n  d, u- F7 R' j1 w, g            “嘶...对,就这样吃冬冬!舒服,好舒服!爽,好爽!呵呵,老二,我感觉冬冬的口活,一点都不比咱们家山子和毛毛差!吃得我很舒服很爽!就看他一会能不能让我把大鸡巴,全部插进他喉咙里深喉抽插喷射了!”大牛伯对我的口活很满意,一边对身后正准备肏我屁眼的二牛叔说着,一边挺动着大鸡巴,在我嘴里抽插着。7 Y4 g4 Y. N) f- [
            “呵呵,是吗大哥?那我就要肏他屁眼,看看他的小屁眼,是不是已经真的被山子的鸡巴,给完全肏开了!”二牛叔说着啪啪!拍了拍我的屁股,双手紧紧卡住我细细的小腰,固定住我的屁股,大龟头抵在我柔软松动粘的屁眼口上,然后结实有力的大屁股,猛地用力一挺“扑哧!”一下子,就把他17厘米粗长坚硬的大鸡巴,一杆到底的全部捅进了我的屁眼里。
4 z7 K- ^( Z  W8 D# c            “哎呀,我的妈呀!二叔轻点!!!”我虽然做好了被爆肏的心理准备,担当二牛叔把他那比山子哥,也大不了多少的大鸡巴,凶猛地捅进我屁眼的时候,也许是插入的太快、太猛、太深了,被撑开的小屁眼,突然感觉到比山子哥肏我时,胀痛的多的钝痛感,使我忍不住大叫着,浑身一阵颤抖。
* P- a" K$ C  X- F' ~+ [            “嘿嘿嘿,别动别动冬冬!放松、放松点,一会就不疼了!否则你夹得越紧越疼,再说了,你如果要是连我和你大伯,这么大的大鸡巴都受不了的话,过几天,等你三叔回来后,怎么又能承受得了,他那根更粗更长,龟头更大的大鸡巴,爆肏你、让你更舒服更爽呢!”二牛叔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了抽插。
( b& [: B, g2 y" G$ O) x* g( O            “是啊冬冬,不是大伯和二叔不疼你,而是因为太喜欢你、太疼爱你了,所以才不得不这样肏你,把你的小屁眼尽快给你开发出来,以便让你感觉到,鸡巴越大、插得越深肏得越猛,你就越舒服越爽的超级快感,就能体验到像山子和毛毛那样,被你三牛叔20厘米粗壮奇长的大鸡巴,肏射肏尿的特殊快感!当初毛毛被我们开逼破处时才14岁,你看他现在不是被我们,肏成了个离不开大鸡巴的小骚逼了吗?” 大牛伯说着又把他的大鸡巴,塞进了我的嘴里继续抽插着。
; X3 ?/ N3 t0 }% p1 n) K            此时的我,被大牛伯和二牛叔一前一后,前后夹击地深喉抽插着喉咙和屁眼,除了感觉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般的干呕难受,和屁眼一阵阵胀痛外,根本没有体验到舒服和爽的感觉,但我被他们搂抱着瘦小的身子,前后夹击着、抽插着、爆肏着,根本就反抗不了(我也不想反抗)他们,只能无力地承受着他们的抽插。; n/ x' U' {  T- Q! _
           身边的山子哥和毛毛,也开始他们俩之间的游戏,山子哥先是把大鸡巴插进毛毛嘴里,疯狂地深喉抽插了一会,然后让毛毛趴在我身边,他把大鸡巴插进毛毛的屁眼,趴在毛毛身上压着他的小屁股,一边不紧不慢地肏着毛毛的屁眼,一边见怪不怪地欣赏着身边,被他爸和二叔抽插爆肏的我。
6 h/ S7 m& n0 m% i            因为大牛伯和二牛叔,抽插爆肏的动作太生猛粗暴,很快我就他们肏得涕泪横流地,浑身颤抖着出了一身的冷汗,发出一阵阵难受的呻吟声和哀嚎声.....。
0 y0 M, \  L1 X0 A/ M$ s# `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后,我才好像渐渐适应了大牛伯和二牛叔,前后夹击地粗暴抽插,难以忍受的干呕和屁眼剧烈的胀痛感,像是被大鸡巴肏得麻木了一样,渐渐地减轻并消失了,那种在痛苦中期待着的舒服感和快感,开始在他们的大鸡巴,不停地抽插摩擦爆肏中产生了,我慢慢地放松了僵硬紧绷的身子,痛苦的哀嚎声,也变成了“嗯嗯啊啊...咿咿呀呀...”还混不清的呻吟声,嘴角里流淌着大量的粘液和口水,麻木肿胀的屁眼里,也被二牛叔的大鸡巴爆肏的,流出了很很多的粘液和包色的泡沫,我本来时软着的鸡巴,也在他们的爆肏中硬了起来,并开始流出一丝丝前列腺液。
$ o. e2 e/ j& S            就用这一个狗爬的姿势,二牛叔在身后抱着我的屁股,疯狂抽插撞击爆肏了30来分钟,就在我被他肏的浑身瘫软的,快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子,要趴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加快了速度和力度,用更快更猛,更生猛粗暴地动作,疯狂的撞击着我的屁股,最后猛地一下子,把他的大鸡巴最深限度的捅进我屁眼里,紧接着他就像痉挛一样,全身抖动着,嘴里发出“哼哼哼...”呻吟,大龟头在我屁眼深处跳动着,喷射出一股又一股大量的精液。1 A2 Q) k# k, [  e/ O- Y
           “呵呵呵,怎么样老二射了?感觉是不是很爽?”大牛伯看着射精过后,大鸡巴仍然插在我屁眼里,趴在我身上喘息着的,大汗淋漓的二牛叔说道。4 n/ [0 o6 B6 L, S5 C
           “嘿嘿,嗯,射了!爽,绝对的爽!感觉肏冬冬的小屁眼,跟肏咱家山子和毛毛一样,特别的柔软滑嫩紧缩,特别的舒爽!”二牛叔喘息着说道。
: h7 s9 S1 S- j4 S1 l7 ]3 Q$ X* L           “是吗?我感觉冬冬的喉咙,也跟咱家山子和毛毛的一样,火热滑嫩紧窄,大鸡巴在里面深喉抽插,也是非常的爽,我刚才也差一点就射进他喉咙了,老二,咱俩换换位置,该我肏他屁眼,你肏他嘴了!”大牛伯说着,从我嘴里拔出了他的大鸡巴。7 b" l/ }" ~; t# C0 ^0 T
           “行!”二牛叔从我身上爬了起来。
0 j; m$ H* l6 C4 Z           大牛伯在我身下塞了个枕头,让我趴在上面,把我的屁股垫高了一些,然后用他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怼在我被二牛叔肏得肿胀、外翻张着口往外流淌着,粘液、白浆和精液屁眼,结实有力的大屁股猛地压了下来,和二牛叔一样,同样17厘米粗长坚硬,龟头巨大的大鸡巴,“扑哧!”一下子,就深深滴捅进了我的屁眼,然后紧接着就是大开大合,长抽深插的粗暴抽插,空虚的屁眼和直肠道,又被大牛伯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随着大牛伯的大鸡巴,粗暴的抽插摩擦和撞击,我舒服的又开始了呻吟,二牛叔看大牛伯开始肏我后,就把他刚从我屁眼里拔出的,还没有完全变软的,沾满各种浆液的、粘糊糊的大鸡巴塞进了我的嘴里,一边让我给他嗦嘬着大龟头,一边抽插着,开始了对我再次前后夹击的抽插爆肏。
% ^" P4 p  r; y" J           再次经受前后夹击爆肏的我,在大牛伯生猛粗暴地抽插和撞击下,被压在枕头上摩擦的鸡巴,舒服的爽的流出了更多的淫水,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刺激的我进入了迷幻般的状态,大张着嘴,一边承受着二牛叔的深喉抽插,一边浑身颤抖着、扭动着小屁股,接受着大牛伯的大鸡巴在肿胀疼痛、麻木的小屁眼里,疯狂地抽和撞击,虽然大牛伯比二牛叔大几岁,都40岁出头的年龄了,但他的动作同样的疯狂粗暴,肏得我一阵阵哀嚎。
. i* ~2 r/ j2 j7 C: d* T" j  y3 m% y            大概过了有十几二十来分钟后,我就在大牛伯生猛粗暴地抽插中,哀嚎着再次射出了自己的精液(刚才已经被二牛叔肏射一次了),正在爆肏我的大牛伯,此时也达到了高潮,拼命似的用他的大鸡巴,在我屁眼里一边长抽深插,一边抖动着身子,嘴里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喷射他的精液。: f8 R2 z8 ]7 F3 \1 @- J6 l/ z
            第二次射精过后,我是真的被他们肏得,浑身瘫软地趴在床上没有一点力气了,大牛伯也累得呼哧带喘地趴在我身上,射精过后渐渐变软的大鸡巴,仍在我肿胀屁眼里插着。
& n3 U. V) q. D9 B( B            “爽,真是太爽了老二!我还真没想到冬冬这么扛肏,要早知道他像咱家山子和毛毛一样,喜欢被大鸡巴爆肏,我早就把他给肏了!”大牛伯趴在我身上喘息着说道。3 l" e$ g1 P% |, ^* g& O
            “呵呵,是啊大哥!这叫远亲不如近邻,现在直到也不算晚,咱照样能把他肏得像咱们家山子和毛毛一样,成为离不开咱们大鸡巴的小骚逼老婆!”二牛叔说。
: _. W9 D* Y* Q" @' |            “嗯,这我倒是完全相信,不过,冬冬这么好的男孩,估计我们也享受不了多久,等咱们家老三回来肏过他以后,肯定会把他带在身边,当老婆一样,随时随地的供他发泄,我还相信,只要冬冬被老三那更粗更长,插得更深更猛的大鸡巴爆肏过以后,让他感觉到被老三爆肏时,感觉更舒服更爽,甚至能把肏尿的特殊快感后,他就会更喜欢被老三爆肏,心甘情愿的做老三的老婆了,到那时候咱们再想肏他,可就没这么方便了啊!”大牛伯说。
- u  v" ^+ q9 E$ e            “呵呵,怎么了大哥?不舍得把冬冬给老三做老婆啊?咱们家的目前生活,可全都是靠老三做生意好起来的啊!就为这咱也得忍痛割爱啊!再说咱这不还有山子和毛毛,两个同样很不错的骚逼儿子,给咱们做老婆让咱们随便肏吗?咱就知足吧大哥!”二牛叔说着,伸手拍了拍正肏毛毛屁眼的山子的屁股。) O. f4 O0 p( Q' i1 x7 F/ M
            “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大哥也就没什么说的了,只能忍痛割爱,把冬冬让给老三了!趁老三还没回来这段日子,咱就天天夜里轮肏冬冬,争取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把冬冬的喉咙和屁眼,彻底开发成一个完全可以,承受得了老三的大鸡巴随便爆肏的小骚逼,也给老三一个大大的惊喜!”大牛伯说道。9 d3 P, W( U7 R7 A3 c
            “嘿嘿嘿,对!我就是这么想的大哥!这几天我们就都住你这里了,咱们天天肏冬冬!大哥,你刚射了休息会吧,我的大鸡巴又硬了,让我再接着肏他!”二牛叔说。
' z9 {8 V" E: L            “嗯,那你来吧!”大牛伯从我身上爬了起来。
0 _) B/ m0 V: T/ q2 ?' q4 A            天啊,正处于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年,精力充沛、性欲旺盛的龄阶段的大牛伯和二牛叔,又一前一后换了位置,此时的我,浑身瘫软的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一样,被他们翻了个脸朝上,屁股下点高高的着枕头,二牛叔抬起我的双腿,用半蹲半跪的姿势,从上方像打桩机一样,“扑哧!”一下子,就把他的大鸡巴,再次捅进了麻木肿胀的屁眼里,因为这个姿势,也是插入的最深的姿势之一,使我再次感到了一阵剧烈的胀痛感。
+ \1 S, p* S. l( H' N            “哎呀,二叔,太深了受不了!”我忍不住声音颤抖的说道。8 `7 N0 {3 J$ k
            “嘿嘿嘿,别动冬冬!你要想成为像我们家山子和毛毛那样,能够承受的了你三牛叔,那么粗糙巨大的大鸡巴,随便抽插爆肏的小骚逼,就必须得先承受的了,我和你大牛伯的大鸡巴,用各种深插猛肏的姿势,抽插爆肏把你的喉咙和屁眼开发出来,否则你很难承受了我们家老三,那么大的大鸡巴爆肏,实话对你说吧冬冬,我们家老三不但鸡巴更粗长,插得更深更猛,而且动作更生猛粗暴有力,所以你现在受不了也得受,这都是为你好啊!”二牛叔一边说着,一边爆肏着我。' f7 p5 s0 f2 d
            在我再次发出一阵阵哀嚎声中,大牛伯也把他刚从我屁眼里拔出来,已经因为射过精而变得半软不硬的大鸡巴,塞进了我的嘴里,不紧不慢地抽插着,恢复着体力等待着再次爆肏我,此时的我,好像已经被大牛伯和二牛叔,连续不断的前后夹击,双管齐下地深喉抽插和爆肏屁眼中,大脑陷入了缺氧似的一片混沌状态,连续不断的快感冲击的我,已经完迷失了自我,一边无力地享受着他们的暴力抽插,一边媚态十足地淫荡的哀嚎着。
& ]' P8 Q4 Q) c            在我被他们爆肏的,意识迷离的状态下,也不知过了多久,大牛伯和二牛叔,又再次交换了位置......好在这一轮过后,他们俩也累得爬不起来、大鸡巴也硬不起来后再放过了我。
1 p$ h, N; D# V            激情过后,大牛伯和二牛叔,仍然一前一后拥抱着浑身瘫软的我,抚摸着我被把他们爆肏的,想脱肛了一样肿胀外翻,往外流淌着精液和白浆的屁眼。( h6 p# D4 j7 D5 W' a) h  q! j
            “嘿嘿嘿,爽死我了!也快累死我了!老二,我感觉冬冬天生就是个,喜欢被大鸡巴男人爆肏的男孩小骚逼,他太扛肏了,你觉得呢?!”大牛伯问二牛叔。& i% c  b% H% M. U+ k
            “呵呵,我觉得也是!甚至感觉他比咱们家,山子和毛毛还扛肏呢!你看他今天第一次被咱们轮暴,表现出的酥爽淫荡的样子,不是骚逼是什么!”二牛叔说。7 ~0 E4 }, D  L9 B! }; h& F% h
            “嘿嘿嘿,是啊,他今天的反应太淫荡、太让我欲罢不能了,真想再肏他一次!可惜太累了,大鸡巴都硬不起来了!”大牛伯抚摸着我的屁股说。
: f; V0 Y4 ?8 M" M            “嗯,我也是啊大哥,精液都给他射完了,暂时硬不起来了,山子和毛毛已经肏完睡了,咱也睡吧大哥,等睡醒了,恢复体力后再继续肏他!”二牛说。' V! a) J1 s; L" j% ^- I1 d
            “嗯,睡吧!”大牛伯说。- r$ V/ ]3 P5 o" q  i$ |

' U* Z% O6 t; d  s2 e            第二天早起天亮前,在我睡得迷迷糊糊,还没有醒过来时,突然感觉到屁眼在一阵胀痛,仿佛有条火龙钻进了屁眼,在不停地进进出出地游走着、抽插着。
$ e; M9 b8 a8 q            “啊...啊...大伯...大伯...疼...!”疼醒后的我,对身后正抱着我的屁股,肏我的大牛伯说。) d" I* b  S0 u& {& v
            “别动冬冬!一会就不疼了!”大牛伯拍了拍我的屁股说。# Z: q# H6 \& {: }
            “哦...”我只好听话地停下了扭动着的屁股,小声地呻吟着,温顺地任由他大牛伯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的抽插着,很快我胀痛的小屁眼,又被他爆出了浆液。4 D5 E& H8 D2 O3 Q' g% T
            “呵呵,行啊大哥,这么快就又肏上了,体力恢复得挺快啊!”二牛叔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 f- n7 y8 y6 d            “嘿嘿嘿,没办法,醒来后大鸡巴就是硬着的,顺便就给他插了进来,干他一炮再起床,给你们做饭去。”大牛伯一边肏着我,一边笑着对二牛说。/ T+ A# a$ u3 j! V# K+ i
            “嗯,好的大哥!等你干完了,我也再干他一炮!来,骚逼小老婆张嘴,等你大伯肏完你屁眼了,二叔接着肏你让你爽!”二牛叔说着,把他的大鸡巴塞进了我的嘴里。. J- w5 p5 S  a7 m0 \
            此时已经被大牛伯和二牛叔,几乎折腾爆肏了一夜的我,全身瘫软的像散了架一样,无力地任由他们摆布,再次承受着他们两个,野兽一样的中年男人,无情而粗暴的,前后夹击地暴力抽插。
) w+ z0 A9 y/ d, D5 Z           说来奇怪,此时,我明明已经被他们折磨、爆肏的苦不堪言的我,但却再次体验到了那种,被大鸡巴爆肏时产生的越来越强烈的,痛并快乐着的感觉,虽然鸡巴已经射不出精液了,但却依然坚挺地直立着,一丝丝粘液从颤动的粉嫩红润的龟头里,被挤了出来,温热滑嫩的肠道,也被大鸡巴和大龟头抽插摩擦的,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液和白浆,随着大鸡巴的进进出出流了出来,再次陷入意乱情迷的我,不停地哀嚎着,耸动着身子,配合着他们对我的爆肏。+ k$ J" [& P* r3 t8 z9 |
           当大牛伯达到高潮,在我屁眼里射过精,从我屁眼里拔出大鸡巴,爬起来做早饭后,二牛叔就从我嘴里拔出深喉我的大鸡巴,接替了大牛伯位置,继续暴肏我的屁眼,直到20分钟后,他也吼叫着达到高潮,把精液再次射进我屁眼后,才算真正结束了,他们俩这一夜对我,无休无止的爆肏。3 B( Q6 A* x- W. b
           当二牛叔从我屁眼里,拔出他射过精液后的大鸡巴,从我身上起身后,我用手抚摸着被大鸡巴爆肏的张开着洞口,往外流淌着精液的胀痛的小屁眼,回味着被大鸡巴爆肏时,产生的那种让我浑身战栗的强烈快感,心想,难道自己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天生就是个喜欢被大鸡巴男人,爆肏屁眼的同性恋骚逼男孩吗?如果不是,那怎么会在被他们爆肏时,感觉那么舒服那么爽呢?如果是,那么我以后就只能像个女孩一样,被喜欢我的男人当老婆那样肏了。
% h" N6 m4 P# `( s' c! G            “想什么呢冬冬?”二牛叔一边用纸巾给我擦拭着,被他们肏得肿胀外翻,一片狼藉的屁眼一边问我。
( v) o9 |, [& y" d4 _) ^6 U. n            “没,没什么二叔!”我说。
! v) U/ F% B; {% _& |4 _5 o+ J/ [            “呵呵,小骚逼!昨夜被大伯和我肏爽了吧!骚屁眼都爽得翻了出来,真像个被大鸡巴爆肏过的女人的,骚逼一样诱人啊!”二牛在我的屁眼涂抹着药膏。
0 O8 m, Y5 b9 ^            “二叔,你给我涂抹的什么呀?”我觉得屁眼一阵阵清凉的感觉。0 P! R9 ]$ x) \5 {
            “哦,这是我们以前肏山子和给毛毛开逼破处时,你三牛叔从外面买回来的,一种消炎止痛的特效药膏,叔给你涂抹上药膏后,屁眼很快就不胀痛了,这样你晚上就又能被我们的大鸡巴爆肏,让你爽的你喷射精液了!”二牛说。
1 b1 W. p4 h( n  ~1 U: a1 b            “哦......”我脸红地没说话。$ T4 u% E- d, x* ]( ^3 ]8 n
            在接下来的这十多天的时间里,每天夜里我和毛毛都被大牛伯、二牛叔和山子哥三个人,用各种粗暴的姿势轮流抽插爆肏,当然,他们的重点还是肏我,反倒冷落了早已被他们肏习惯了的毛毛,不过毛毛也不在乎这些,总是在我被爆肏时,高兴地吞吃我的鸡巴,让我在他喉咙里射精,并吃下我的精液。
. ~) A+ N. d3 ~1 [* @  K. S& u5 u            “冬冬,你三牛叔打电话说明天就回来了,让你做好迎接他的准备,估计你从明晚开始,就要成为你三牛叔的专用老婆了,我们以后要再想肏你,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好在你的喉咙和小屁眼,经过这些天我们的开发爆肏,已经完全被肏开了,你也不用再担心,你三牛叔的鸡巴太大受不了了!”  大牛伯抱着我的屁股一边猛肏,一边对我说道。
7 h9 U$ S7 ]9 D, X- g- a            “是啊冬冬,过了今晚你就是我们家老三的人了,凭老三早已对你垂涎欲滴的喜欢程度,以后我们要想再肏你,恐怕真的很难了,所以今夜我们要轮流肏你一夜!”   二牛一边说着,一边深喉抽插着我。                                                                    ; p1 f$ b& L! Z
            我一边“咿咿呀呀...嗯嗯啊啊...”地承受着大牛伯和二牛叔前后夹击地抽插,一边流着口水发出含混不清的,淫荡的呻吟声,扭动着被大牛伯肏出白浆的屁股。
! _) u' O5 x( b            旁边正被山子哥抱着小屁股爆肏的毛毛,再次把我坚挺的鸡巴吃进了嘴里,使劲的给我嗦着、嘬着、舔着,爽得我很快就在淫荡的呻吟声中,再次把精液射进了毛毛的喉咙里。" b- y+ M& K; B
            我知道,今夜对于大牛伯和二牛叔来说,我就是他们“最后的晚餐”,他们这两个虎背熊腰的大鸡巴男人,肯定会比前些日子,更加疯狂滴爆肏我、折腾我,以满足他们以后肏不到我的遗憾心理,所以再次射精过后,我瘫软地趴在了枕头上,把自己的小屁股垫的高高的,在淫荡的“哀嚎”声中,任由兽性大发的他们两兄弟,轮流一前一后、前后夹击的抽插着我酸胀疼痛的喉咙,爆肏着我既麻木又胀痛,分泌出大量黏液和白浆的屁眼,直到天亮起床。
7 V+ J. \+ m/ O9 ^
 楼主| 发表于 2021-6-7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了,已经发了
发表于 2021-6-3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加油。快更新。
 楼主| 发表于 2021-6-21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5
9 {! P" Z+ Y/ o3 k8 k           这天下午,三牛叔说要带我接待一个,来自北方非常重要的大老板龙哥,据三牛叔说,龙哥这人不错,不但为人处世很豪爽大方,而且做生意也很讲诚信,他和龙哥做过几次生意,合作的非常愉快,并且因为彼此的性格、爱好相投,他们俩由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儿,渐渐地成为了生意场上的“好朋友”,这次龙哥是应本地几个客户,一起约过来谈一笔数额较大的生意,所以这次一定要好好招待龙哥,并且需要我的积极配合,争取谈成这笔至关重要的大生意。
' S6 A6 B) [! w$ |# i8 D           “三叔,你们大人谈生意,我一个小孩子能帮上什么忙?”我没明白三牛叔说的意思。! h  R5 o4 P' r% e" A) E
           “呵呵呵,你不但能帮上叔的忙,而且你的作用还很关键,这次生意能不能谈成,就看你的了,所以叔求你一定要帮帮叔!”三牛叔很认真的说道。6 Q0 c  k: e" [/ K
           “哦?为什么呀叔?”我还是没明白他说的意思。1 B6 w5 l8 E2 Y3 |% L
           “因为......”三牛叔对我说了原因。
0 u+ d5 d3 g2 b9 n           三牛叔还对我说,龙哥也是个喜欢小男孩的同志,今年35岁,身高和身材几乎都跟三牛叔一样,高大威猛而精壮,而且同样拥有一根,粗壮奇长、龟头巨大、足有20厘米长的大鸡巴,而且精力充沛、性欲旺盛的,一般的同志小骚受,根本承受不了他,生猛粗暴、一夜连续几次的抽插爆操。
: F" z9 F- x6 s* ~1 l9 j3 ^           他曾经有过几次和龙哥谈生意,遇到困难的时候,就投其所好,花重金从“都市”同志会所里,找那些承受能力极强的小少爷,供其暴肏发泄满足后,才勉强谈成了几笔大生意生意,所以这次三牛叔说,想利用我来投其所好,陪龙哥几天供他发泄,让他在满足性欲享受的同时,谈成这次合作的大生意。8 M" v! \0 x( u$ u. M
           “哦...那你怎么不让山子哥或毛毛,来帮你啊?”我听三牛叔说完后问他。* w5 k0 [! B1 K2 N; b2 U$ `8 t! F& w
           “嘿嘿嘿,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按说他们俩和你一样,经过我大哥、二哥和我的大鸡巴,这么长时间的爆操后,也完全能够承受得了龙哥的暴肏,但是他们俩却没有你长得白净清秀漂亮,更没有你的小屁股浑圆凸翘性感诱人,再说龙哥尤其喜欢暴肏,像这样小脸蛋儿长得清秀漂亮,身材惹火诱人的小鲜肉小帅哥小宝贝,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叔还是决定委屈委屈你,帮帮叔谈成这次生意,好吗冬冬?”三牛叔抱着我,看着我说道。
! N7 t. b7 h9 X- a0 I: k) S           “嗯...那...好吧...”我靠在了三牛叔的怀里。
5 N% A# k, Z3 C4 p. Q, i8 a4 n           晚上三牛叔把我精心打扮了一下,带着我来到了龙哥下榻的酒店,当龙哥一见到我后,立马就两眼放射出了,饿狼一样色迷迷,垂涎欲滴的贪婪目光。
/ p7 g3 ~$ K+ G' F8 k- \. R           “呵呵呵,三弟,这就是你说的冬冬吧?!”龙哥一边跟三牛叔握着手,一边盯着我问道。
1 T0 C8 E8 K8 T3 H           “是啊龙哥,这就是冬冬!”三牛叔说。
; ]1 |/ \2 [9 b% E% B1 l* w" X+ ?           “好好好,不错不错,还是你懂哥啊三弟!我喜欢,我非常喜欢冬冬!”龙哥有点激动地说。
% I: r  s6 A$ i  c  Y3 _8 Z           “呵呵,既然龙哥喜欢,那就让他陪你几天好好玩玩,以免龙哥感到孤独和寂寞!”三牛叔说。5 D, w7 S) S4 z* ^& Q
           “好!那就这说定了三弟!只是这样以来,那就要委屈三弟你做几天,孤家寡人的和尚了,哥哥我这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啊三弟!”龙哥说着客套话。
% i) D% N8 J! D           “只要能让龙哥玩的开心快乐,兄弟我就不觉得委屈,只是还请龙哥在生意上,多多照顾帮扶一下啊!”三牛叔看着激动的龙哥,不失时机地说道。
1 W) b+ Q, Z7 m           “哈哈哈,好说好说!咱们哥们儿谁跟谁呀?不需要客气,再说这也是一笔互惠互利的生意,我何乐而不为呢?放心吧三弟,别的几家客户,我就不见了,这次咱哥们好好合作一把!”龙哥说道。
- t: z& H$ E, K& _2 u7 Y3 ~. ~, b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龙哥,坐,你请坐!”三牛叔的目的达到了。
7 |! i8 e' V2 l- U0 S            35岁的龙哥,身高183厘米左右,体重70公斤上下,身材高大而威猛,倒三角的体型,臀部丰隆而结实,皮肤虽然有点黝黑,但长得还算阳刚帅气,说话干脆利索、嗓音洪亮,丝毫不拖泥带水,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北方男人特有的,充满阳刚之气的直接、豪爽和大方,我不由的多看了他几眼。- i( K& `, k7 _/ W1 |; h% w
           “呵呵呵,过来冬冬,坐到哥这里!拿着,这是哥给你的见面礼!”龙哥拉着我的手,让我做到了他的腿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一踏百元大钞说道。. A/ r- F% ~7 W* N
           “不,不,不用,不用龙哥!”我一边推辞,一边看了看三牛叔。
. \$ n8 U0 O- v; i           “呵呵,看来龙哥是真的很喜欢你啊冬冬!所以你要好好陪陪龙哥啊!行了,既然龙哥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冬冬!”三牛叔看着我点了点头说道。$ r$ e) d) J( t8 Z
           “嗯,谢,谢谢龙哥!”我脸红地说道。( o5 Q- I$ m. {9 _  Q7 n4 H
           “哈哈哈,这就对了冬冬!只要你乖巧听话,让哥玩舒服玩爽玩高兴了,哥还会有更大的奖励给你哦!”龙哥一边说着,一边隔着裤子抚摸,揉捏着我肉嘟嘟的小屁股。
+ C* g  @9 F& u. Y3 j* P$ e- R           此时坐在他大腿上的我,明显的感觉到了有个坚硬的,像根大棒槌一样的东西顶着我的屁股,不用猜我都知道,这是龙哥那根,我还没有见到过的大鸡巴。
: ~6 A' L, Y, D) l  K( w) L4 P           酒足饭饱散场后,三牛叔又再三叮嘱我,一定要温顺乖巧听话,把龙哥陪好,让龙哥玩舒服、玩爽、玩尽兴后,才独自一个人打车回去休息了。
! \, u0 M+ s( Z- a           三牛叔走后,龙哥带着我回到了他,下榻饭店的房间里,一进房间,龙哥就心急火燎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把我扒了个精光,当我看到龙哥的大鸡巴后,不由得被惊呆了!
3 b/ o% V& W% y, x- G- S           说来奇怪,此时龙哥展现在我面的是一根,几乎跟三牛叔一样黑黢黢,粗壮奇长,足有20厘米长的大鸡巴,此时已处于完全勃起的状态了,就连紫红色饱满肥硕巨大的大龟头,也一样像个剥了皮的茶叶蛋一样圆润而光滑,一条宽阔而深邃的大马眼,像条大峡谷一样,把肥硕巨大的大龟头,从上到下一分为二地分开了,大马眼里含着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举火烧天地挺立在两腿间,怒目圆睁的瞪视着我,仿佛随时都要把我吞噬掉似的。- t: M7 R5 S* ~$ u8 J4 b
           我的天啊!看着龙哥这根,比大牛伯、二牛叔和三牛叔他们,更粗更长,龟头更加巨大的大鸡巴,我不由得一阵阵心里发怵,心想,怪不得三牛叔说,龙哥的鸡巴非常大,而且还是个精力充沛,性欲旺盛,动作凶猛粗暴,以也可以连续爆操好几盘的猛男,一般的小受受,根本就承受不了他,连续多次的暴肏...我虽让经过了,大牛伯、二牛叔和三牛叔,他们的大鸡巴开发暴肏,但龙哥的鸡巴也太大了,我真的能经受得住,这么大的大鸡巴,连续多次的抽插爆操吗?1 u1 m; `* D. P/ e
           我看着龙哥的大鸡巴确实内心有点发怵,不过又想到,好在自己内心有受虐般地心理嗜好,在被大鸡巴暴肏的,在死去活来般的痛苦中,满足自己变态般的受虐嗜好,一想到这里,我反而放松了下来,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说不定这么大的大鸡巴,真能把自己肏得更舒服更爽呢!- B" y2 f& ?, e# G
           “听三牛说,你喜欢被大鸡巴操,而且是鸡巴越大,插得越深肏得越猛,操的你越痛越痛苦,你就会感到越舒服越爽,越能满足你受虐的心理嗜好,!怎么样冬冬?哥的鸡巴够粗够长,龟头够大吧!见过这么大的大鸡巴吗?这么大的大鸡巴,能满足你这个小骚逼吗?”龙哥说着把我抱紧了怀里。4 R5 I& ~# X! e
           “我...龙哥...”看来三牛叔什么都跟龙哥说了,脸红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W% Q7 t; h# W, b0 J
           “已经洗过澡了骚逼?”龙哥闻着我身上沐浴露的清香说道。% l$ P* k2 `/ S4 J$ K
           “嗯,来的时候,已经洗过了!”我说。
7 p3 a' Z2 b$ B) P' G5 E           “呵呵,好,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准备!正好吃饭前我也刚洗过澡,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来先给哥吃吃大鸡巴,让哥试试你的口活儿怎么样?”龙哥说着分开双腿坐到了。9 m# ]" W8 c  p7 f1 @
           我跪在他的两腿间,看着他那黑黢黢粗壮奇长,龟头饱满巨大,前粗后细,硬的像根大棒槌一样的大鸡巴,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含着露珠的大马眼,然后张嘴巴他的大龟头吃进了嘴里,紧接着就是一阵阵,像小孩吃奶一样,猛嘬猛嗦猛舔地吸吮着他的大龟头,由于他龟头上的马眼很宽大,我就把舌尖伸进他的大马眼里,缭绕着猛嗦猛嘬猛舔,并且有意地把他的大龟头,一点点的吞进了喉咙里,虽然我已经很努力了,但因为他的大鸡巴,实在太粗太长,龟头又太大了,所以仍有几厘米吞不进去,就这我已经憋得脸红脖子粗,难受得像是要窒息了一样,进进出出地吞吃着他的大鸡巴。
* P0 w, q5 f+ d5 {2 b           “嘶...我操...不错,口活儿不错...爽,实在是太爽了!来,骚逼老婆,再把嘴张大点,让大鸡巴老公,把大鸡巴全部插进你嘴里深喉你!”龙哥爽的一边呻吟,一边说道。6 T9 }( e  {$ t7 l3 w
           “唔...唔...”我虽然有点担心受不了,他的大鸡巴插的太深,但还是乖巧听话地,尽量伸长脖子张大嘴,强忍着巨大的难受,让龙哥把他的大鸡巴全部插进了我的嘴里。
0 J7 q3 k' n# x( J           “我操,真棒!真爽!”龙哥双手抱着我的头,一下一下用力地挺动着他,结实有力的大屁股,用他的大鸡巴在我嘴里和喉咙里,生猛而粗暴地,快速地进进出出地深喉抽插着。
/ L; D: @/ F# A. f           好在我的喉咙,早已经被大牛伯和二牛叔,以及三牛叔他们的大鸡巴,经过无数次的深喉抽插开发出来了,否则,我还真不一定能受得了,他如此巨大的大鸡巴,如此生猛粗暴,不管不顾地生猛抽插,此时的我,已经难受的涕泪横流,嘴角流淌出大量的口水和粘液,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用鼻音发出一阵阵哀鸣声。* k$ p0 s* \5 J
           剧烈的痛苦感,刺激并激发出了我内心深处的,受虐般地心理嗜好,我鲜嫩多汁的鸡巴,坚硬地挺立着,从粉嫩红润的小龟头里流出了粘液,瘙痒难耐的小屁眼,也不受控制般的,变得柔软松动了起来,一张一弛地开合着,流出了粘滑的淫水,润滑了整个直肠和肛门口,渴望着大鸡巴的插入。
' T! v5 `$ p5 P/ G, ^           “嘿嘿嘿,你个小骚逼,果然是个长相俊美,身材性感惹火,小屁股诱人深入的,可遇不可求的极品天菜级小骚货啊!好了,已经体验到你口活非同一般的快乐了,再弄下去就要口暴出来了,接下来,我要用大鸡巴插入你的小屁眼暴肏你,体验体验你屁眼的承受能力了!”龙哥拍了拍我的屁股说道。
: V, u" ^# R4 I) Q           龙哥从我嘴里拔出粘乎乎的大鸡巴后,拍打着我白嫩浑圆凸翘,性感诱人深入的,肉嘟嘟的小屁股,连床都没上就让我,屁股向外跪趴在了沙发上。9 l- ]- w8 K8 v; x2 A, h
           “嘿嘿嘿,果然是个小骚逼!屁眼里都流出这么多淫水了,看来你已经很期待了,那我就不客气了!”龙哥说着用他的大龟头,连润滑油都没用,就顶在我的粘滑屁眼上,用力的地磨蹭了几下后,在我屁眼松开的一瞬间,突然猛地一用力“扑哧!”一下子,就把他的大鸡巴,一杆到底的捅进了我的屁眼里。* ^, w7 n! a# s4 \  L. G$ d) ?
           “哎呀...龙哥...”随着龙哥的大鸡巴,生猛粗暴,一杆到底的快速插入,我感觉到他把肥大的大龟头,一下子直接就赶紧了我直肠底部的二道口内,我忍不住沉闷地叫了一声。
; @) D9 ?6 [" I& t- O           此时的龙哥不再说话了,只是用双手紧紧抱住我细细的小腰,甩动着他那结实有力的大屁股,“扑哧扑哧...啪叽啪叽...”疯狂地抽插着大鸡巴,暴肏着我的小屁眼,和撞击着我的小屁股,动作简直和三牛叔肏我时一样,生猛而粗暴,每一下都是长抽深插,每当巨大的大龟头,撞击到我的敏感点上,在快速捅进二道口的时,产生的那种让我难以忍受般的,特殊而强烈的酸爽感,都会使我发出一声淫荡的叫声,嫩嫩红润的小龟头里,流出了更多的前列腺液,被粗壮奇长的大鸡巴,撑开到最大限度的小屁眼,随着大鸡巴的进进出出,流淌出了大量的淫水和白色的泡沫,我被潮水般的汹涌澎湃的快感,刺激的、冲击的已经进入了快要决堤的地步,大脑已经陷入了一阵空白,意识迷离的我,马上就要到达高潮射精了。
9 w0 d1 h7 n, d1 u$ m/ I. k           “啊,啊,大鸡巴龙哥,大鸡巴老公...肏我,用力肏我...爽,爽死我了!我...受不了了...要,要射了!啊...龙哥!!!”我一边叫着,一边喷射出了精液。
- {- A$ J% V1 I# ~( ?           等我射完精液后,正在兴头上的龙哥,又让我脸朝上,屁股向外搭在宽厚的沙发背边沿上,他抬起我的双腿,分开着弯曲着压下,让我的屁眼张开着向他打开,他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脚踩在沙发上,他半蹲半站在我屁股的上方,用他刚从我屁眼拔出的,挂满粘液和白浆的大鸡巴,顶在我已经被他的大鸡巴,肏得粘乎乎一片狼藉,张开着洞口屁眼上,磨蹭了几下后“扑哧!”一下子,再次一杆到底、一步到位的捅进了我的屁眼里。2 ~* M) X& q# F. v! \& D
            “哎呀,龙哥!”我忍不住再次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叫声。) i) N# c2 g9 ]* j: y
            做过0的朋友应该都知道,以这样的姿势被肏,因为1更好发力,所以插入的深度,丝毫不比撅着屁股,被从后面插入的姿势浅,甚至比后入式插入的更深更猛。8 Y& s/ s3 v8 z7 \
            此时的龙哥,大汗淋漓的看着我,比刚才后入式的动作,更加生猛粗暴地甩动着那,精壮的公狗要,摆动着他那结实有力的大屁股,抽插着他的大鸡巴,撞击着我的小屁股,在他打桩机似的抽插中,我一边意乱情迷淫荡的呻吟着,一边用舌头舔着他滴答在我嘴唇上,咸咸的汗水,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他不但鸡巴不比三牛叔的小,就连爆操我的动作,也是如此的生猛粗暴,甚至比三牛叔还要凶猛,我知道照此下去,我很快就会被他操尿了。
$ r% \# M. I( e0 Q! i6 r$ B           果不其然,大概十多分钟过后,我就被他的大鸡巴,暴肏的浑身发抖,酸爽的有点受不了了,膀胱里的尿液,像波涛汹涌的潮水一样,冲击着我的大脑,寻找着随时喷薄而出的发泄口,而此时的龙哥,也像是要达到高潮了似的,更加凶猛粗暴地抽插着他的大鸡巴,撞击着我蓄满尿液的膀胱。
* w2 S. `5 h& b* a           “哎呀...龙哥...我守不了,我要被你的大鸡巴操尿了!!!”我大叫着说道。
& V! R/ D/ l: f# ^! P           “骚逼,骚货老婆,我也要射了!想尿就尿吧!让大鸡巴老公看看,你这个小骚逼是怎样被我操尿的!”龙哥突然更加凶猛地,加快了爆操我的动作。/ R+ C6 _7 h" n- O* ^
           “啊!大鸡巴龙哥...!!!”随着一声大叫,淡黄色的尿液,从我粉嫩红润的小龟头里,喷洒了出来,而且他猛插一下,我就喷洒一下,自己的尿液。# G4 @; o# i8 ]8 n) w! g" D3 L! W# V
           “我操,我操,我操死你个小骚逼老婆!呃...呃...呃...”龙哥极速抽插几下后,最后一下把大鸡巴,以最深的深度插进我屁眼后,不再抽插了,而是死死地压着我的屁股,深入我二道口内的大龟头,跳动着从裂开的大马眼里,大量的精液像水枪、像撒尿一样,一股又一股有力地喷射而出。
7 H0 ~% d+ g: \           激情射精过后,他大汗淋漓,浑身瘫软地趴在我身上,呼哧呼哧地喘息着,亲吻着我,把我滑嫩的舌头吃进他的嘴里,吸吮着我的口水和津液,但他射过精液的大鸡巴,仍然坚硬地把大龟头,深深地插在屁眼深处的二道口内,并没有因射过精液而软下去,休息了一会后,他才起身抱起我上了床。
0 \4 ?( \( @( ^' k           上床后,他让我扭过身子背对他侧身躺着,他侧身躺在我身后,把我的屁股往后拉了拉,使我的小屁股向后凸出着,再次把他坚硬的大鸡巴,深深地捅进了我的屁眼里。; g: f) r7 R$ F% l' g* M
           “睡觉吧,骚比老婆,等睡醒了恢复了体力,再操你让你爽!”龙哥玩耍着我的鸡巴说道。
( @$ p- V% B: `0 G  g& g" [           “嗯...好的大鸡巴老公!”我无力地说道。
- k, S1 w6 A" t! u1 l( d           也许是太累了,他搂抱着我的屁股,大鸡巴在我的屁眼里插着,我们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突然,睡梦中的我,感觉像是有座大山,把我光着屁股压在了山下,紧接着屁眼里像是插入了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在不停地抽插着,屁眼一阵阵剧烈的胀痛感,使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 B+ c3 y- ^; P/ i6 g( T           “啊...龙哥...”我呻吟着叫了一声。* D- k5 a* G& U4 Z
           “骚逼老婆,你既然醒了,那就爬起来,把小屁股撅高点,让老公的大鸡巴插得更深一些!”龙哥拍了拍我的屁股说道。! m3 R. N8 w) r4 ?0 ]/ ~" ]" Y
           “哦...嗯...”我只好爬起身子,然后像只发情的小母狗一样跪趴在床上,把自己的小屁股高高撅起,送给了身后的大鸡巴龙哥。( x# ^; N# |) i; f& V7 c
           “好!老公就喜欢像你这样,既温顺乖巧听话,又十分扛操的小骚逼!”老公把大鸡巴从后面捅进我屁眼后,一边疯狂地抽插着,一边对我说道。
2 i2 P$ v3 F0 q& t           二十多分钟后,我又达到了高潮被老公操射了,三十多分钟后,老公也达到了高潮,把精液再次射进了我的屁眼深处,这次射精过后,他的大鸡巴,半软了下去,但他仍然在我屁眼里插着不肯拔出来,说要等睡醒后,恢复体力后再接着肏我,反正我的屁眼,早已经被他的大鸡巴操的,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我也就再次任由他的大鸡巴插在屁眼里,时断时续地轻轻抽插着,被他搂抱着渐渐地睡着了,并且做了一个幸福的美梦。0 \) a) s# z% t: a
           第二天起床前,睡醒后的龙哥,像是个贪得无厌的,色中饿鬼一样,再次把我按在身下爆操了一次,正当我们俩,几乎同时达到高潮射精后,传来了敲门声,我们知道应该是三牛叔过来了,所以龙哥从我屁眼里拔出,刚射完精液还没有软下去的大鸡巴,下床从猫眼里向外看了看,回头对我点了点头笑了笑,打开了房门。
% L3 H+ i4 ]: F2 g' B           “呵呵呵,行啊龙哥,够威够猛,真不愧是个大鸡巴猛男啊!你这是一夜干了几盘啊?都把冬冬这个小骚逼的屁眼,干成这样了!?”三牛叔来到床前,看着我被龙哥肏得肿胀外翻,一张一弛地往外流淌着精液的屁眼,和龙哥那依然坚硬着,满是白色的泡沫和精液的大鸡巴,表情夸张的说道。
/ E# J1 `  v- {) v* G9 y& p6 T" S           “嘿嘿嘿,还行吧,主要是因为很久没有遇到,像冬冬这样的小鲜肉、小帅哥、小宝贝儿了,已经憋了很久了,没想到这次在你这里遇到冬冬了,我太喜欢他了,所以就多干了几盘!”龙哥说道。" g) T2 ]0 f0 ^3 W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三牛叔说道。* s4 ~8 x& [9 P+ b* F( [( {
           “放心吧三牛弟,为了表示对你的谢意和诚意,我决定以后在你们这里,你是我唯一的合作伙伴,只要你愿意,我们就永久的合作下去,怎么样?”龙哥说道。6 V- \& N! Q" g1 \
           “呵呵,是真的吗龙哥?太好了,这简直太好了龙哥,愿意,我当然愿意与你永久的合作下去了!”平时挺稳重的三牛叔,此时竟然显得非常激动,看来龙哥对他真的太重要了。
4 U5 C9 }2 ~, {, s           “呵呵呵,好说,好说,都是自己哥们儿,不用客气,再说这也是互惠互利,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好事!你说是吗?”龙哥看着激动的三牛叔笑着说道。1 m1 i4 V% ^0 t6 [: H
           “是啊,是啊龙哥!我太谢谢你了龙哥!”三牛叔连声说道。
' u' j7 t3 D+ r4 b           “呵呵,不过我有个条件,不知道三弟能不能答应?”龙哥说。# s; k% J: [) ^( }3 t' R' w
           “哦?什么条件龙哥?你请说!”三牛叔说。
2 ~# T3 M3 o* Z4 ?2 h  ]8 O9 s% e           “就是...就是我太喜欢冬冬了,我想请你把他送给我,把他作为我的老婆带在身边,不知道你舍不舍得忍痛割爱,把冬冬送给我?”龙哥看着三牛叔说道。/ Q( \5 |+ L* ]8 @
           “啊...!”我听龙哥突然向三牛叔提出这样的要求后,既意外又吃惊地看着龙哥。$ M% E3 f& H. ^( \& v8 q! e
           “啊!这...这...”三牛叔对龙哥提出的要求,同样感到很意外和吃惊,三牛叔看着龙哥,犹豫着不知怎么回答才好。9 w: n9 ^( s9 V' u
           “呵呵,三牛弟,这是我们长期合作的唯一条件,你也不必急着回答,可以好好考虑考虑,如果你同意,我走的时候就把他带走,如果不同意就算了!”龙哥说道。
& v- K. S- g% L0 e8 F4 p           “那...冬冬你的意思呢?你愿意跟龙哥走吗?”三牛叔看着我说道。
' F, w% u2 Z0 n5 B6 U2 @) N           “三牛叔,我...我也是刚听龙哥这样说,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 }) Z3 c- P) ~* E7 p( S
           “我是还没有对冬冬说过我想带他走,这不先要征得你的同意吗,只要你舍得忍痛割爱同意了,我想冬冬你会同意的,关键是你同不同意!”龙哥说。" w1 U. \- y! X  i+ {
           “哦...嗯...这样吧龙哥,只要冬冬愿意跟你走,心甘情愿的做你的老婆,我就没意见,毕竟你是省城里的大老板,让他跟着你比跟着我更好!”没想到三牛叔犹豫了一下后,就通快地答应了龙哥的要求。! H8 e# u% y) |% l* M: ~
           听到三牛叔这样说后,我有点不知所措了,虽然看得出龙哥很喜欢我,我也有点喜欢他,但毕竟才和他认识,才和他度过一个夜晚,对他的品性并不了解,本来我还不打算跟他走,但没到三牛叔为了自己的利益,就把我当做换取利益的筹码送了出去,既然这么无情,我又何必再留恋他呢?# y; l9 B, x  m3 u
           “呵呵呵,好,既然你同意了,那我们就问问冬冬,看他愿不愿意跟我走,冬冬你愿意做我的老婆,跟我去省城生活吗?”龙哥回头抚摸着我的屁股问我。( t; P4 s! j! y8 s
           “我,我愿意,我愿意做你的老婆,跟你去省城龙哥!”我幽怨地看了看,为了自私的利益,而把我无情的甩出去的三牛叔后,抬头对龙哥说道。* |5 V' s& X; {
           “哈哈哈,好好好,那就这么定了!对了三牛弟,你就放开手脚大胆的干吧,你的货只要质量差不多说得过去,我就有多少要多少,而且还保证给你最高的价格!让你赚的盆满钵满!”龙哥高兴地说道。' J) v5 v# ^: Y/ E' W9 u: t( g
           “好,好的,谢谢龙哥!谢谢龙哥!”三牛叔激动搓着手连声说道。
  n( c4 C) y0 M% b- [9 R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又具体的谈了一些合作上的细节,签订了长期合作合同后,白天三牛叔带着龙哥和我,在县城里或山上玩耍,晚上被龙哥发泄。- v- t% G& `& l  e% r
           几天后我就跟着龙哥,义无反顾地去了省城,到了省城他的公司,我才知道他是一家规模很大的,综合贸易公司的大老板,甚至还和外国人,做一些边贸生意。
: v( G' X. P$ r+ B: {           白天他把我当做小跟班带在身边,在生意场上应酬着,晚上则把我作为他的老婆,被精力充沛,性欲旺盛的他,以各种摧残式的姿势,把大鸡巴插进喉咙里,插进屁眼里,一次又一次生猛粗暴地抽插,发泄着他的兽欲,当然,我也在他的“摧残和折磨的痛苦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对他就更言听计从,温顺乖巧地任由他折磨和发泄了,而且因为我的乖巧听话,可以供他随时、随地的随便发泄,所以自从我跟了他以后,就没见他约过别的男孩,我对此已经很满足,要说什么是幸福快乐?我觉得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起,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和快乐!
+ f5 q( ], @8 I0 H- h# X: k. [# ^1 [2 x

) y$ y$ f$ C: J, V2 u4 F' b
发表于 2021-6-2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
发表于 2021-6-2 22: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很香。
发表于 2021-6-2 23: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棒!加油更
发表于 2021-6-3 00: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66,加油更
发表于 2021-6-3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哇 期待 好文。谢谢大大
发表于 2021-6-3 00: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期待后续
发表于 2021-6-3 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快打射了,期望快更新哦
发表于 2021-6-3 07: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更新。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搜 同

GMT+8, 2024-6-24 11:17 , Processed in 0.02552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