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版 论 坛 使 用 答 疑
搜索
查看: 131575|回复: 575

[原创] 在拉萨和藏族哥俩激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9 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登录后可以看到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Register/登録メンバー/회원가입/การลงทะเบียน)

x
在拉萨和藏族哥俩激情
- L! \3 ]! {3 m! q% K3 T+ ]4 {1 J五一假期将至,坐在温暖的阳光下,品着咖啡看着远处的景色,思绪不禁回到一年前的这个时候。
& L5 P$ m2 z$ G% |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人到中年,身高181公分,体重72公斤,因为经常去健身房所以身材保持的很好,年轻的时候和现在的老板搭档创业,骑着三轮车满大街推销产品,经过我们不懈的努力,现在公司在业界也小有名气,我也成为公司的元老,但是我知道我喜欢的是男人,所以我一直没有结婚。& B7 c, Q1 [- K3 e- `& d
辛苦打拼事业几十年,去西藏一直是我的梦想,现在事业步入正轨,我也要实现我的梦想,说走就走,和老板交接完工作后准备好进藏的行李和必备药品,我马上买了火车票准备进藏(怕高原反应坐火车可以慢慢适应),火车卧铺不好买,所以我买了到西宁的动车然后换乘火车到拉萨,换乘之间还有几个小时,又在西宁市逛了一圈,第一次来到西北城市,西宁大街上已经有穿藏装的藏族人,然后乘坐火车一路向西,由于刚进入五月份,所以一路上看起来十分荒凉,途径格尔木车站时,利用停车间隙都站台感受了一下,还行,没有不适的感觉,过了格尔木越来越荒凉,由于人烟稀少火车基本就再也没有停靠过行驶了差不多23个小时终于抵达拉萨火车站。出了火车站还要在右边按着原来的乘车车厢排队出去,由于提前做了准备,连着服用了好几天红景天,所以也没有什么高原反应。5 L" ]' T. \$ E, U# e4 T
出了火车站想看看拉萨站的全貌,可是站前小广场栽种了好几排松树,也不允许进入,我趁人不注意跨过栏杆拿起手机就拍摄起来,突然有人大吼“干什么的?这里不许照相,马上给我删了”一个20多岁穿着警服黑黑瘦瘦的高个子男人走了过来。
( L! e6 w3 b: `6 w8 U% U“为什么不让拍照?我大老远来了就拍张照片”。* P5 N3 \( H( u
“不让拍就是不让拍,赶紧删了”他恶狠狠地说,没有办法我只有删除了并拿给他看,他看了一下然后说“可以了,你马上出去”不过从侧面看这小子脸棱角分明,立体感很足,真帅。
( `8 A/ T& r% I8 s$ T8 J在火车站前打车直奔预定的西藏宾馆,一路上开车的师傅嘴里不停的咕噜咕噜念叨着,我也听不懂,估计是念经文,看样子好虔诚啊。到了宾馆办完入住手续已经是晚上7点了,在我们那天就已经黑了,可是拉萨的7点太阳还挂在天空,一个人无所事事,新到一个地方好奇心作祟,于是出门逛一圈,原来住的酒店距离布达拉宫只有两站路,带着好奇向布达拉宫出发,快走了两步就有点气喘胸闷,于是放慢步伐。雄伟的布达拉宫耸立在红山之上,围绕布达拉宫转了一圈(当地人说转圈必须是单数,转圈的人很多,手里拿着转经筒),当夜幕降临打上灯光的布达拉宫简直美极了,美隆美幻。不过高原的夜晚还是冷啊,布宫前广场上风刮的呼呼的,于是步行回宾馆,走在半道忽然想起打开小蓝软件看看这里人多不多,登上小蓝吓了我一跳,上面人真的不少啊,好几个打招呼的,但是一聊大多是四川、湖北人。# ]0 y1 _6 y9 N
回到宾馆在大厅有卖藏红花和一些纪念品的橱窗,看了一圈又打开小蓝。
! E. o3 E( U4 q“你好,你是来旅游吗?”一则消息弹了出来0 a" \- k* G& h: }% z9 o
“是的,你是藏族吗?”
6 c0 [, c0 [* E- [% \! T7 s7 M1 n“是啊,你在哪里?”
: U  h0 \4 N0 ~# l& r/ V8 c“我在西藏宾馆,你了?”
$ @. ~" n; l1 u! N7 P2 h# d: `+ Y  S“我离你不远,我23-179-70,你了?”
) q* s8 D! L5 r" W; ~4 R6 q0 X“我都中年了,181-72”( S( ?( I$ t' \5 ~
“我喜欢,可以来找你吗?”1 d, }& W; Y5 d
“你那么小,不太合适吧”  {+ l4 S7 s+ [4 e- @
“我喜欢年纪大的,见见吧,聊聊天也行啊,当然我是1”9 W) X$ a% A: n5 z" K
“也行”想这一个人寂寞,来个人聊天也挺好啊,还是个藏族小哥哥,于是我把房间号码告诉他就回房了。
5 |2 A- G" @  T5 c, c: `“咚咚咚”外面传来敲门声,打开门一看一个帅哥站在门外,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是藏族人,和在布宫广场见到的藏族人完全不同,西藏紫外线强,藏族人都黑,皮肤粗糙,脸颊红黑,而他白皙,可以用漂亮来形容。他看到我的怀疑告诉我,他真的是藏族,叫次南顿珠,父母常年在印度和尼泊尔做生意,他和哥哥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爷爷奶奶一直在那曲,而他上学后去了内地,在陕西咸阳读的西藏民族大学,他的哥哥在拉萨上学,现在是一名警察,可能从小远离父母,所以他很喜欢年纪大的。- O9 _& @3 F/ w/ ?+ ~& _
我们慢慢的聊着天,他说“叔叔我可以抱抱你吗?”* o: v4 T* C8 [- L5 j
这个又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们拥抱在一起,在遥远的异地,寒冷的夜晚,一具温暖柔软的身体真的可以给人带来慰藉,慢慢的他的嘴唇凑了过来。
发表于 2022-6-26 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30分高清完整下载:$ ^) ?- L7 h0 C" K) H) n: i
https://pan.baidu.com/s/1Y1J0x7d0BSoOSfe1Ogizcw
6 ^+ ]+ C3 o' K
解压密码:st1069' g+ u* b# y0 V! e. i: T

1 q3 l2 L) L8 m4 @& I
) a0 V0 c4 t, Y( N8分高清完整下载:
8 y/ ]8 H+ j, B# j0 K, Y8 h% P+ W, g8 f% G! @) Y
https://pan.baidu.com/s/1Cn-d7BuJAH2pXVgSH7b7dg
+ b* R; t. |: b0 f2 s. Y! P
+ I: x1 Q, x! @$ N7 h
& Z. W! Y% c; l# p$ D  B

% A# S. h3 X; o& T3 ^1 A  d9 x  R4 [1 v( g2 w
6 m' ^# G* |# u' K
7分高清完整下载:  d  X7 E9 p5 Z) P9 y  b- Q

- f' ?# C5 L$ M) ohttps://pan.baidu.com/s/19-H--6Z1i3Oc9AiahY9LhQ
1 n0 z% Q4 p1 r( P$ r. F1 C9 ~$ e

8 h0 G0 h  }; _8 ]" q9 {& ]/ O
. r2 a5 ^' l; W) y+ Z9 E1 {- l
% r. e+ L' s7 M, ]- G7 u5 s
1 A/ t; R) ]1 n( J4 ?5 h. f) ]$ F; g! T
86分高清完整下载:
# t6 I; c  |: J2 j) u
7 S4 V2 X2 e! Z3 y9 D" ghttps://pan.baidu.com/s/1Ng8R_r62Q9v7pfZT2Geurw

, H; s7 g8 T3 v4 r$ H8 _$ g; z. i
4 b! j$ m4 A  a0 f2 p

" b- @- i, i- |* m5 U' {
. N3 _9 f, V! P+ K' F( n. h1 n4 k$ `( j
22分高清完整下载:4 S) K' L& ^' L: m! o
' L$ b2 P0 e( e7 X: w
https://pan.baidu.com/s/18uwpkfqeMZQ7P7m2-iyMFw

0 \. a1 q3 _8 y9 S: o+ v. p5 a5 p* _9 l
( J5 E: [9 N# }' r
2 c2 m7 x5 U" F8 X, k
- @$ a) N* T* L; s
( |- }- R  C+ }) n9 A9 N, m
26分高清完整下载:! q/ t1 ^9 b. ~( p1 v1 l5 }+ f
( U+ v# v3 _- g: `
https://pan.baidu.com/s/1da392clB-JX2-mvRt-E2zw

: S' U: Y- R+ ?, a7 P1 F+ S
/ t+ f1 a  K$ v, W1 G9 f. {6 j% P3 [, ?3 K. }& n4 j* ~) ^$ P

' {: p+ F( ~! g# z4 G% Q' ?
5 B9 @# @5 |4 |5 t( n* d' o
& Y( q; a* `0 U+ g3 k& ~9分高清完整下载:
2 ~5 O7 J" Q5 B2 \
/ {" G, C2 e9 l: I% B/ ihttps://pan.baidu.com/s/1l-DqsRShPW3jDK2I-BOGIA
5 ?& H' b* R+ r5 e

% ]% P/ g  F. U0 ^; p# N& P0 M5 N% A8 W
# H1 X5 _! j5 }8 h' X& q$ _2 E
2 H6 |8 S1 n6 V0 p( e9 j8 P5 R  e
" G* X6 M' \8 s0 P9 ?7 k4 @
6 E+ c" G; [) d5 s16分高清完整下载:
; h0 t4 {/ z+ g7 i+ t, a1 B( ^2 s1 o
6 z2 R1 N7 G$ o* ?( J# q7 L/ Phttps://pan.baidu.com/s/19_vwj4U8GtPCouIo9t267w

% R/ e3 n, s" B0 w9 o1 o! C. d" O

; S. Q. J% O# t7 t% Y* h4 O& A) a  F, |9 R7 a

. X4 [& }# I6 A% [5 X
, Q0 F. |2 }3 N10分高清完整下载:, H+ T% A& D0 [, x

  S% |, j/ d3 t  r  o% l/ B9 yhttps://pan.baidu.com/s/1nKBl9eCQWVl_31PxL6ZG8g

0 c$ K( p9 Z  R# a& h% R; j8 @4 ]6 }  M

5 G' b( \5 e% B; M3 f2 Z1 K1 H2 L0 g" E; ?6 F/ L

) R: M2 V# W; r; o& T7 Z
4 o- ~9 {6 d( b5 t: I+ |' T30分高清完整下载:) k, G3 [+ s' U+ ~8 p
3 n# h. q9 T7 Z1 B& ^4 K' X
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jk4.html

  A1 g1 Q9 [; s5 b! v! w5 q
; U4 a5 L7 g6 P6 S0 E7 \# q4 i+ }: x' g& _; ~

2 ~% h0 ^' S& n( ~3 K# G, Z- T% H: h/ L! \5 s4 ^
& E7 D3 V& M2 H( V/ D

- d4 E' X/ [; E' h- O1 j. m4 z% G8分高清完整下载:3 \" E: O& R1 R3 t
) k3 w7 @  C0 T9 y$ R9 u' t
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jk5.html
& B& i# h9 |; @) J  j
7 b( e; P* R* I

' N/ S4 S" G' T  Y& r
0 ]  Q7 {& d- T/ f& \! c% W! q- _: Y! o

* x; ~4 A8 E) w$ C, Y( i+ z' p5 c! o9 `' t$ s6 g- m
18分高清完整下载:
: a9 O7 A/ Y8 k
, h9 K: \- r+ I7 }& A1 _# d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zAw.html

+ ?" n5 F4 L! G6 D, |: p1 J" G# H
! ?$ w% A, S2 c/ N! {" Y; I' p4 B- H" U, v

: ?. W% t. |+ p1 m+ [: {) m* l+ H' L7 p

0 y7 Y7 l* x, p* ?" E/ o0 [: [9 X* x% M9 f
31分高清完整下载:% [$ b  e1 t$ ~: s# u
. @( }1 }3 t  g$ d# L3 |
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zAx.html

4 N) ]. n, Y  Q- `! O5 _6 M% n( z9 |. a* t/ P9 w7 V0 C% a

' S1 u/ T& y9 T0 ^( s) q- V
  w8 R7 Q+ H, B* l6 y
' c7 |+ K+ {/ r& d& {, g; ]
1 k& i2 E0 e' B5 J! o! n3 S  K$ E6 X0 \
7分高清完整下载:
$ T/ E+ K. H  N9 k; r, w7 q# |9 p1 s3 ?' W7 [4 o3 w/ T+ A
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zAy.html

- M- ]  X( Z4 e- n, _0 Y
: }. l. w) T- c0 w- B
0 J" J1 M; g1 B4 `. V' _
1 V) Q! p  j( D: G& U
. {. i3 z1 l1 g' R' J8 u( X0 D, h( s3 a5 @. P2 v2 W- `9 V
: p: i, X1 M; g1 }6 J& ^3 ?: q1 l
9分高清完整下载:
+ N5 ]+ Z. A* l
& n; ^; _5 A% S/ C& U1 a+ p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zAz.html
! _0 [* q2 ]' S8 d+ k9 f, c  D: v

3 U( \% |1 `3 ?
4 f! ~; p8 D7 M% h6 M1 J) T2 q& z1 M1 i0 r& X2 p8 i

* X5 w2 O! L: o8 F8 S5 @! w7 A" E# e( \- S" c5 ?2 I% u3 ^# k$ e

+ m$ v4 O) z' d2 x1 t2 @7分高清完整下载:: D- J" u6 ?( u+ V
; @5 g+ C( V7 m
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zA0.html

- g- b9 E6 J& X8 o: M
+ |7 @# g- a$ \. }9 m. H6 u. U; P2 A4 W$ a
6 M& K! W7 c! q8 J( _! z5 J0 Q

4 H# }$ R; Y* V
/ P% q2 I! V% b% t# K' H3 Z
" _& |; U9 ?: ]) g9分高清完整下载:
+ h& N, E8 M- h2 Y2 D. ^1 C1 \  b, P  Z2 \! q# \# ~
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zA3.html

9 n+ b" Y! U6 M. V: C
( H8 s! h  T/ S/ G, ]
3 z* d; N( s1 j! d4 G3 R0 q0 N9 H) R7 S* v, R) Y
2 u( m7 c8 C5 `: U8 R% v" Z

- k' T3 M) T$ S( m
" g2 ]# U, u# G, j3 E11分高清完整下载:% d: m4 E1 D% p& Q4 r+ k3 O3 g9 G" ^

% h1 a# m( }0 }. b5 s5 z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zA4.html) ], p2 d7 h; E# ?" b
9 J, o! H5 }7 s% ]" |
0 d) g  H8 t, s% A  m( A+ ]$ Y

9 \# R2 t! O) n3 A  ?2 @+ G; v
$ s% o3 `4 \4 u8 _$ Q% O# D" a& k2 [6 f% j4 }- f2 J0 y& G/ f) {
* b+ D  ]$ F5 ]  S: e8 x- s
13分高清完整下载:2 l2 F+ U& }6 y7 T( x; v2 K) E
8 S$ \8 _) B7 c0 [
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zA5.html

' S* U. W) W6 y& z% \' _/ S; {/ k2 d9 a6 O, m
0 z# Z% k* j; t4 z2 m; {8 t3 W
( b. b* z) @. w! t
- m9 Q; j4 o2 ^4 H' f6 ]% u

7 B9 R# o( p/ F. |2 H# d9 |- T) X/ D/ \( C
22分高清完整下载:9 |5 o+ U. O" _  h
* n$ X& `1 }+ _0 ?
https://ownfile.net/files/T09mNjAyMzEw.html

* S# F) y* x1 h4 b3 z$ k# w1 k8 v  Z9 ^1 M$ N9 C

: \6 ^2 Y& T6 n; H
: ?  s" x8 Z, H4 N. q* b. Z
! e7 _# J' u; m( d5 t6 Y# D2 G1 T9 z& _  q- L
 楼主| 发表于 2022-5-19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o% Y" d+ d. x
一晚上睡睡醒醒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几乎一整夜他的肉棒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肉穴,早上被他叫醒,起身下床一个没注意差点站立不稳,腰膝酸软差点跌倒,他一把扶住我,寻找衣服不见,才知道已经被他拿去清洗,他拿给我一个藏袍套住裸身,简单擦了一把脸到了餐厅早餐早已准备好了,坐在餐桌前,他哥哥扎西用那种戏谑、玩味、痞痞的眼神盯着我看,看得我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没吃多少赶紧逃离餐桌,打开行李箱拿出衣服换时默然发现脖子,胸前被种满了草莓,紫的、红的,大小不一,有的连片,有的独自绽放,怪不得扎西用那种眼神看我,不由得一阵脸发烧。
1 o& T  f3 s! P. W: l+ X; w5 t就这样,晚上我和顿珠没皮没脸的性福着,白天我在拉萨城自由自在的逛游着,品尝了藏面藏包等藏族美食,在布达拉宫旁边,药王山正对面那家网红酸奶店喝了酸奶(说实话太酸了,不撒一层糖酸的牙痒喝不下去),在八廓街玛吉阿米喝甜茶,游览了雄伟神奇的布达拉宫、dalai喇嘛的夏宫罗布林卡、放置佛陀八岁和十二岁等身像佛教信徒朝拜的大昭寺和小昭寺,游人如织的八廓街、清政府驻藏衙门、淘宝捡漏圣地冲赛康、西藏博物馆、当然也去了美丽的纳木错和羊卓雍措等等名胜古迹。
7 {' m6 T; C* U3 r( P) P  v$ E7 Q那天在冲赛康闲逛着,看着好多当地藏民拿着自己的宝贝有天珠、玛瑙、蜜蜡、琥珀、天铁、各种材质的佛珠,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有的摆摊售卖,有的全部挂在脖子上,揣在兜里,人们有的挨个询价,有的三三两两聚堆鉴别,有的买卖双方讨价还价,旁边观看的人从中间说和,一副其乐融融的市井景象,别说西藏的紫外线就是强,那天没有戴帽子,转悠了一条觉得额头难受(结果回家晚上洗澡就脱皮了),于是喝了一壶甜茶就回家了。# b& F1 j4 q- @% b) Z* a/ |+ l5 N
到家洗了一把脸,坐着休息一会,突然楼上出来一阵断断续续似有似无的呻吟声,这是怎么回事,扎西和顿珠都上班去了,特别是顿珠上下班都要打卡,非常的严格,我顺着声音上楼,慢慢来到扎西房间门口,门竟然没锁,留了一道缝,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趴在门缝往里瞅,首先进入眼睛的是一双44码瘦长性感的大脚,脚趾时而撮紧弯曲,时而五指分开根根直立,显得那么性感那么有男人味,使我这个对脚没有什么感觉的人都有一股握在手中把玩的冲动,我用手指轻轻的把门推了一下,顺着脚往上看,扎西躺在床上,一个女人背对着门骑坐在扎西身上颤动着,扎西屁股配合着那个女人上下耸动着,两个人结合处看的不是很清楚,随着他们的动作女人发出一阵微弱的压抑的呻吟声,这声音似有似无,断断续续,一会儿又转为低低的抽泣声,呼吸声时而间断时而嘤咛时而急促,突然随着扎西把屁股猛地向上一顶,女人发出一声尖锐的哭腔声,然后被扎西顶的掀翻了下去,呻吟声戛然而止,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随着喘息声浑身打摆子般颤抖着。
" A' M0 i6 _) d0 ^扎西起身抓起女人的两腿搭在粗壮的手臂上向两侧拉开到最大,扎西把身子微微后仰,女人的屁股抬高了起来,两腿中间那神秘的器官赤裸裸的暴露在外面,由于以前抽插和现在的拉扯,女人的小穴已经张开大嘴,两片肥都都的大阴唇向两侧张开,阴唇颜色发黑,漏出里面发红的媚肉,由于刚刚经受肉棒的抽插,一股股剔亮的淫水从里面流淌出来,淫水经过扎西肉棒的杵捣抽插在洞口形成一圈白沫,白沫聚集在一起顺着会阴一直流淌到充满皱褶的粉嫩的屁眼上,然后形成一条白线吊在哪里随着身体摆动而左右晃动。: p6 C8 n: {! c' E
扎西身体猛地向前一挺,噗嗤,大鸡鸡几乎尽根插入“啊-------”女人发出一声销魂的呼喊声,扎西好像听到了前进的号角声,把女人的双腿向上折,使女人的屁股高高抬起,他则全身绷直,一下一下的将女人死死地订在床上,发出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女人大口的喘息着,呻吟着,扭动着,肉体碰撞的啪啪声,肉棒抽插的噗嗤噗嗤声,还有女人时而低吟、时而闷哼、时而尖叫,时而哭喊的叫床声混杂在一起,忽然女人发出急促的呼号声,而扎西也放下女人的双腿一手抓住女人的一个乳房揉搓着,身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女人用两手抓住扎西的两片臂肉使劲的捏着,手指和臂肉接触处都已经发白,突然女人大口呼吸一下憋住气脖子伸长头部后仰,两手像要嵌进臂肉里面一样——高潮了。扎西两手紧紧的抓住女人的乳房,身体绷的笔直,腿上的肌肉痉挛,绷紧脚尖,脚趾向后弯曲,用脚背接触床面,加快抽插速度,在一声吼叫声中,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高潮过后慢慢的扎西放下身体趴在女人身上,两个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大口的呼吸着,阴道和肛门处一下一下的收缩着。
+ s4 i" L2 L9 W1 N1 Q# U这情景看得我面红耳赤,呼吸急促,感觉腿发软,害怕被发现我扶着墙慢慢的小心翼翼的离开了。
 楼主| 发表于 2022-5-10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有磁铁吸力一样,我们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在一起拥抱着,舌头互相在对方的口腔里探索者、缠绕着、吸吮着,他的手伸向我的腰间,拉出我扎在裤子里的衣服把手伸了进去,捏住我的乳头,那里是我的敏感点,我一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像是有万股电流穿身而过,浑身发软,他直接掀起我的衣服,将我胸前的肉粒吸入口中,我口中发出“嘤嘤嘤嘤”的呻吟声,他一边吸吮着品尝着一边对我说“叔叔你这有点咸哦”,是啊,我已经两天没有洗澡了(因为高原的原因,为了防止感冒,刚来的这几天不可以洗澡,如果感冒发烧在高原是很麻烦的事情),不知不觉中我们身上的衣服已经一件不剩,赤裸相见了,也许是常年生活在内地的原因,他一点也不像藏族人,浑身皮肤白皙细腻,浑身上下肌肉匀称,看着肉肉的,手感真好,让人摸起来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身上毛发很少,只有大腿下部和小腿上有稀疏的腿毛,一团卷曲的阴毛围绕在鸡鸡周围,特别是他直挺的鸡鸡也非常好看,是那种粉白粉白的,龟头因为充血而颜色发红,一看就是没有怎么经常用过,不像那些经常约炮的人鸡鸡青筋暴起颜色发黑发紫,他的鸡鸡尺寸也不小,差不多17.18公分,但是和我以前见到的勃起后龟头像蘑菇般粗大,柱身稍细的不同,他的鸡鸡龟头圆润,越往下柱身越粗,像是肉椎体一样,这好像是藏族人鸡鸡的民族特征啊(这个后文再说吧)。囊袋大大的垂在后面,对这样的鸡鸡我简直爱不释手,在他的示意下我一口含了下去,他嘴里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声,他来之前可能洗过澡了,没有任何异味,还有一股淡淡的沐浴后的清香,我上下吞吐着,卷曲的阴毛弄得我嘴唇,鼻子和脸上痒痒的,毕竟是在西藏高原上,我卖力的吞吐了几下就感觉气喘嘘嘘,心跳加速,他爱怜的把我拉起来拥入怀中轻吻起来,吻着吻着一只手伸入我的股间在我菊花周围探索着抚摸着按压着,我连忙推开他的手说; Y5 i0 J8 J. P  V
“不行啊,我已经好几天没有洗澡了,今天第一天到这也不可以洗澡,不干净的。”
( O( s+ P0 `/ [/ c+ [3 [他指了指自己挺立的鸡鸡对我说“叔叔那你看怎么办啊?我也好多天没有出来了,好想啊”他直挺得鸡鸡圆润发红的龟头上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像清晨的露珠好像要随时滴落。3 G. Y3 ~' w' a$ K
“真的不行,你平时就没有约人吗?”
# O% r: E5 [2 D2 }& s“可能因为父母不在身边吧,我只对像你这个年纪的人感兴趣,再说在我们这会用这个软件的人不多,就是偶尔碰上一个也不是我喜欢的啊。”6 d6 z2 n' v5 K- ~+ ^
“可是今天真的不行,我刚才吃了几下就气喘吁吁的受不了了。听话,我们今晚就抱着睡觉,什么也不做好吗?”
$ T% E3 u" c% H; u; P/ L( z“可是叔叔我真的睡不着啊。”* r. }, t4 c& E2 p- y
“乖啊,等我缓几天后面补偿你”
  _5 A1 s8 b/ y9 Z4 {7 |- b8 Q在我劝说之下他答应和我相抱而眠,可是躺好之后他的嘴和手就没有老老实实的放下过,我只好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他一只手从我脖子下面穿过来抚摸着我的胸前肉粒,另一只手从上面抓着我的鸡鸡玩弄着,而他硬挺的肉棒在后面顶着我,我向后伸手抓住他的鸡鸡向上调整好位置屁股往后挨紧他不让他鸡鸡乱动,可他稍往后挪硬挺的鸡鸡再次在我股间摩擦着。
% v! T, ^% q$ _& c1 e我说:“你不要乱动了好不好?这样我们怎么可能睡着啊?”
( H  G. h0 W6 N+ B( ]“叔叔,我好难受啊,你就让我这样弄一阵吧”
$ F& ^1 D9 a/ \$ ]8 b0 M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默许了,可是他的鸡鸡动着动着竟然向我菊花方向前进,已经在菊花口摩擦了。
" l+ a. p) j7 h! V5 h. i8 o“你在干什么啊?不是说在外面稍微动一下吗?”8 U9 Z- V: S" }6 w9 P
“是啊,我就是在外面啊,又没有进去”' R* o8 H% W- |7 n
“不是啊,你不可以在这样了,再用力就进去了,快住手啊”
2 `( ~3 M- q6 [6 L" X  F& v. M“叔叔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就让我进去个头可以吗?求求你了”
1 G4 c( h5 A  w2 k9 F“不可以啊,进去个头你就会全部进去的”" s  R& j5 X2 d0 s9 S
“不会的,我真的就只是进去个头,好难受啊”& F) j) g4 x/ t$ L6 ~' g9 F! |
“那说好,就只进去个头然后就拔出来”
' B* I& Z( A3 g, x: q+ [* o“好的,谢谢叔叔了”9 _( B2 m  D. p/ f* V$ t
因为有前列腺液体的润滑,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硬挺圆润的粉红龟头一点点撑开我菊花的皱褶,慢慢的插了进来。可是感觉不对啊........ N( \! G: w5 O  Y( K
“你干什么啊?不是说好只进来个头吗?”+ C% j$ w  E4 n
“对不起,叔叔你里面太舒服,太爽了,我一下没有忍住。”
7 r* B" k& ~2 C  H: ~% {) e6 M“你说话不算话,说只是进个头,现在进去半根了,快拿出来啊。”  D1 C. [" d" }; e
“叔叔啊,都已经进来了,你说我怎么拿出去啊?”
7 \  c  G9 X  W' @! \+ M7 q“你个小骗子,说话不算数啊,好疼啊,快拿出去啊。”
4 U* n! K. J* z# Q  K% F7 C- I* e“叔叔,你看我都进来了多一半了,你就在忍耐一下让我全部插进来吧,求求你了叔叔。”
0 \% N& d# P& _3 b真的有点疼,我喘着气适应着。
# c5 D; `1 T' Y2 _“叔叔,我答应你进去不乱动,就在里面放一阵就行。”% t& x5 Z6 p6 V
“那你说好只是放一阵,不要乱动然后马上拿出来,在说话不算数骗人就是小狗。”
7 E" Z$ R! Q2 |, x, M+ Y) A, x“好嘞”
1 {! v5 e! b- W+ _由于没有润滑,很疼,我能感受到他硬挺的肉棒撑平菊花口皱褶,穿过甬道,一点一点进入到深处。我调整着呼吸深深的呼吸着,适应这他的尺寸。他一开始也没有动,只是静静的感受着我里面的温热和柔软,慢慢又不对劲了........" H  U2 }, U! x: q; ]
“你说好不动的”
+ D$ R1 A% A. \  Q7 B8 j“叔叔,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只动几下就好了”3 V! _6 ~& u3 Y) w, a$ V3 H5 t! |+ g
他嘴里说着,下面没有闲着,腰部使劲硬挺的鸡鸡出出进进开始抽插起来。& G6 e% g0 p) B+ R6 [8 R; k1 k
“不行,快拿出去,还说只几下,这都多少下了啊?”
7 o9 x/ s( E; ?2 R+ e, n/ i他在后面使劲把我压平趴在床上然后跟着翻身骑了上来。& ^* `  V% K" d2 b' e& b
“叔叔啊,你里面太舒服太爽了,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9 B" P. x* x6 H  [* K# W
说完他便不管不顾的大力抽插起来,我反抗了几下也无济于事,只好说“那你带上套子吧”。“好的,谢谢叔叔了”宾馆准备很充分,床头柜就有两个套子,他腾出一只手来拿过套子撕开,拔出鸡鸡戴上套,又从裤子里拿出润滑油涂抹在自己鸡鸡上,一只手掀起我一条腿扛在自己肩上,又挤出一些一只手抹在我的菊花上。“叔叔身材好棒啊,以前有男朋友吗?虽然菊花有点黑但是好紧致啊,插起来好费力啊,里面也好温暖好舒服啊”。听着这个比我小差不多20多岁小男人的话,我不好意思的抬起胳膊放在头顶遮住自己的脸。“吆,叔叔好像还不好意思了啊”,说完他把我的双腿都扛在肩上,硬挺的鸡鸡便插了进来,我只能说年轻就是好,他的体力不是盖得,我被他正着反着,躺着趴着,侧着抱着大力的用各种姿势操弄着,房间里啪啪声夹杂着惊叫声不绝于耳,呻吟声和喘息声声声不断,我和他交合处白沫流淌飞溅,房间内春光旖旎一片。
) e  @2 S6 D6 ~  Y+ U& A9 }! y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估计都后半夜了我们大战才结束了,他取下套子拿给我看“叔叔你看,好长时间没有做了,今天射了好多啊”。可是我慢慢休息下来却觉得有点不舒服了,先是头有点疼,再后来越来越疼,好像被带了紧箍咒一样,疼的快裂开了,接着气喘恶心想吐。他看出来我不对劲,问了我的情况说“叔叔都怪我,你刚来没有让你休息好适应一下就和你大力运动了,这是高原反应了,下面不要动,闭眼休息,实在不行房间有制氧机可以用,但是能行尽量不要用,以免产生依赖性”。听他说只是高反,我也慢慢安下心来,靠在他温暖的怀里闭幕休息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22-7-18 06: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试发一下图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Register/登録メンバー/회원가입/การลงทะเบียน)

x

点评

好美  发表于 2022-7-18 23:38
 楼主| 发表于 2022-5-12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 c* s9 d! L2 P下车见了面,我们互相抑制住冲动的心情,毕竟在外面还要注意点,进了房间看到厨台上的锅里冒着热气,虽然两人心里火急火燎的,却突然一下子怔住在哪里,谁也不好意思先动手,空气中凝结着一种怪怪的氛围,我乘着他接我行李箱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他好像得到了某种暗示或者鼓励一样,转身一把揽住我的后脑双唇狠狠地吻了上来,一条灵活的舌头窜入我的口腔,犹如狂龙出海一般,另一只手揽住我的腰身在我的屁股上揉搓着,将我狠狠地拉近他,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胯间的硬挺,我觉得自己的呼吸不能自己,整个心绪被火热的吻搅得七零八落,舌唇相缠,我无力地瘫倒在他的怀里,他把我放倒在地毯上然后欺身爬了上来,一边继续热吻着,一边用膝盖分开我的腿用硬挺的下体撞击着,突然厨台上的锅发出“呲呲呲”的排气声,他马上撑起身子说“差点忘了,我哥快回来了,为了欢迎你我专门用压力锅炖了藏香猪。”, h) q! I$ F0 f* a' u
我们起身整理衣服,平复一下心情,看着对方潮红的脸颊都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 L2 A! l) `2 f
饭菜准备好,哥哥扎西也回来了,丰盛的晚餐热气腾腾,他们哥俩聊得热火朝天,不忘时不时给我碗里添菜夹肉,我偷偷的看向扎西,和弟弟不同,扎西藏族人特征明显,脸型呈国字型,鼻骨高,鼻孔大,腮部咬肌发达,颧骨较高,仔细看皮肤粗糙,脸色呈酱红色,嘴唇较薄,脸型像刀切般,有棱有角。抛开皮肤粗糙不细看tmd真帅,在他和顿珠扭头说话的时候,我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画面,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在火车站前值过勤?”
' M9 ^" r( q% q4 [- |“是啊,我负责带队在站前执勤,怎么啦?”: d6 b  E9 ~( X; Q7 P/ r1 Q
“我刚出站想拍火车站被一个警察拦住了,是不是你?”7 e$ |2 g. n3 {: j* F8 \
他看了看我说“没有印象,想偷拍被我们拦住的人多得是,记不住。”
+ p( d/ P0 H& Y- y9 Z“真搞不懂,大老远的来拍张照片留个纪念为什么不让啊?”
$ {% ]/ U/ @$ G3 H" x" _. Y“这是上面的规定,我们只是执行。”
. J; n7 d# @3 B) C“这是什么规定啊?理解不了。”
  q. q' [' m+ L) H* q3 _“这有什么啊,你想要我拍给你或者哪天你来我带你去拍,多简单的事啊。”
+ B8 p5 N; \% X/ N大家都各怀心事,所以晚饭很快吃完了,饭后扎西说“你也坐了长途车,累了,你们休息去吧,剩下的我来收拾。”
+ k) G& A3 i! }8 X' E多么善解人意的哥哥啊,我和顿珠还有点不好意思,扎西端起盘子转身离开了,顿珠瞅瞅我给过来一个眼神,我们......
$ p& r4 w* O$ X7 x进了房间我们就像磁铁一样吸在了一起,手忙脚乱的互相扒着衣服,当我解开他的皮带拉下裤腰时,一根粉红充血硬挺的肉棒“啪”的一下弹了出来,我蹲了下去用手握住仔细端详,还是那么粉嫩,尖尖的又圆润的粉红龟头,粗粗的柱身在阴毛环绕下充血勃起微微上翘,显得是那么的诱人,我迫不及待的含入口中,他口中发出“嗷”的呻吟声,他那里没有任何异味,反倒有一股沐浴后的清香,看来他提前洗过澡了,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也在乘车退房前把自己前前后后认真的清洗了一遍。
' [5 U# ?7 u( U! g& r+ D, P+ n我开始用舌头裹住他的龟头,在冠状沟周围打弯环绕着,在我的刺激下他嘴里一边“嘶嘶嘶.....啊啊啊啊....”的呻吟着,一边双手扶住我的头晃动着腰肢耸动着屁股,肉棒在我嘴里抽插着,我配合着他使出我全部招数吞吐着他的鸡鸡,一阵猛嘬他的龟头,一阵用舌头在他冠状沟周围使劲舔舐,或许是太刺激了,他一边发出“啊啊啊啊....”的叫声一边撅起屁股想往后躲,我早已料到了,用双手抱住他的屁股使劲往前拉,紧接着就像是小孩子吃奶一样一阵猛嘬猛吸猛舔,他躲了几下没有剁掉,索性屁股使劲往前一送说:“哦,太舒服太他妈爽了,叔叔你真会吃啊,我要操死你。”说着抱住我的头硬挺的鸡鸡在我嘴里进进出出的抽送着,粗壮的柱身塞满了我的口腔,越插越用力,越插越深,突然他抱着我的头手上用力拉向他,同时屁股用力向前,我只能尽可能的张大嘴仰起脖子伸长配合他,感觉到尖尖的圆润的龟头刺向我滑滑的喉咙里,眼睛、鼻子、嘴、脸紧紧的贴着他的阴毛,我感觉不能呼吸,憋得面红耳赤,额头青经暴起十分难受,我用力摇头想摆脱出来,可能这个动作刺激到他,他更加用力的抱住我的头向前使劲,硬挺的肉棒深深的插入到我的喉咙里,我感觉快要窒息了,一边摇头使劲摆脱一边用手拍打、掐他的屁股,他看出来我难受,抽出肉棒,我流着眼泪口水,一边大口的喘息,一边咳嗽,一边干呕着。他轻抚着我的背说:“对不起啊叔叔,你吃的太爽了,没有控制好用劲有点大了,都怪我。”
3 N& P% K0 U* \  Y  }9 B, l9 B“没有什么,叔叔今天就满足你。”
* j9 p6 H$ V1 p" o9 K5 a7 ^& s* ]! o“叔叔,你人真好,我好喜欢你。”( ?" F* @1 Z3 F
“我也是,我们这样被你哥哥听到不太好吧。”2 a, N" d" k: r$ p2 P8 M
“没事啦,我们两个从小一起跟着爷爷奶奶长大,除了爷爷奶奶他就是我最亲近得人,比我爸妈还亲,我喜欢男人早就告诉他了,我那天带你回家就在厨房告诉他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L$ _) L! }+ n
“他没有说什么吗?”
8 a$ y4 q% l' @3 v$ ^7 j  y5 d; N  n“他说只要我喜欢就好,但是叮嘱我要找个好人正经人。所以你不要担心什么。”
/ u( S! l# x) g3 m“可是被他听到总是不太好吧。”
$ l: E; h. O- {8 S6 R& }6 B“没有关系,我们这房子墙壁厚,又都是土质的,隔音效果很好,再说我哥哥房间在那头,中间还隔着经堂呢,你就放心吧。”5 s4 M# A) K- z- N% ], g
“那就好。”, ~( P) B5 `: m+ F
听他这样说,看着他英俊真诚质朴的脸颊我一下又吞下了他的鸡鸡,就这样我们又一边口着一边深喉了几次,他说:“叔叔,真是辛苦你了,我们上床吧。”

点评

有没有可能成就一段佳话啊  发表于 2022-5-13 20:29
 楼主| 发表于 2022-6-27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 J* t" G% c: t( c% g1 c; y( I5 L- c3 M8 s  U4 h; o
刚才还生龙活虎的扎西一屁股瘫坐在我的胸口上大口的喘息着。半软的鸡鸡上还挂着些许残留的精液,阴毛湿湿的成一缕一缕的,他向一侧歪斜身子半个屁股落地,身体斜靠在贵妃椅靠背上,渐渐疲软的鸡鸡耷拉着在我的肩头,一条大腿横搭着担在我的身上,我任由脸上精液横流也不做处理只是闭目养神,房间内除了慢慢归于平静的喘息声在没有其他声音。7 O/ P! {/ r! R5 d: s) a
“感觉刚才怎么样?爽吗?”扎西问道。+ t0 \8 X$ u8 [/ u& m: n
“爽。”
3 z1 M) [4 D; w& a6 n8 D6 i“我也觉得很爽,我从来没有这样爽过。”扎西说。
0 l: B, j( h5 m1 E0 ?- o“嗯,很刺激。”我答道。8 n$ f9 e& H' p- G' x" [- P. Z' E
“我从来没有和你以外的男人做过,我以前甚至想到和男人做这个会有点恶心。但是今天感觉很好。”/ J6 n  u; S' s5 k+ @
“我也没有想到会放的这么开,太刺激了。”
7 }  I' o- K$ q: @. B" B不记得哪位名人曾经说过,要想拥有或者深入了解一个女人就要进入她的阴道。那么同理,要想拥有或者深入了解一个男人就要进入他的直肠。我知道经过这一次和扎西尽情的放纵做爱,我已经摆脱不了他,完全接受了他,就像吸毒上瘾的人一样,那种念头已经在心里深处种下种子,慢慢的生根发芽,欲望的苗头会时不时的窜出来撩拨一下敏感的神经。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要刻意的去改变什么,顺其自然发展吧。
$ Z# @) |5 n3 O5 d8 {" \扎西缓缓地说着他和顿珠的事情,由于父母常年在尼泊尔和印度做生意,基本不怎么回家,只是会不断地寄钱回家供养着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儿子。扎西和顿珠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顿珠从小就很粘扎西,晚上在扎西的怀抱中才能睡得安稳,这在他们很小就形成了习惯。直到现在还会时不时的爬上扎西的床和扎西同床而眠,直到我出现后顿珠一次也没有主动要求和扎西同眠,以前吧扎西老觉得顿珠太粘人太烦,现在顿珠好像突然长大好像要离开自己,突然觉得有一种失落感,又是甚至是一股醋意油然而生,顿珠在上初中的时候去了内地,但是兄弟二人的感情没有变,还是亲密无间,无话不谈。那年放假回来跟扎西说他感觉自己喜欢男人,刚开始扎西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和顿珠从小太亲密了,顿珠喜欢自己,原来顿珠喜欢年纪大的中年人,可能是从小父母不在身边,缺失父爱吧,刚开始扎西以为顿珠还小也没有放在心上,心想着他还小,随着慢慢长大会好的,可是事情没有按着他想的方向发展,他疼爱的弟弟还是那样,并且随着年龄增长目标愈加的清晰明确。% x2 r3 }- }, T! w+ g7 H
为了改变顿珠的性取向,扎西甚至让朋友以出去玩的名义带顿珠出去找女人,可是顿珠回来抱着他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哭着说他接受不了女人,他觉得和女人在一起浑身难受不自在。扎西看着自己从小疼大的弟弟只能选择退让。
& U) N8 z  I; Y扎西也知道顿珠有过和男性的性经历,顿珠也很依赖这个哥哥,兄弟两个人可以说是无话不谈,有时候兄弟两个谈话顿珠也会把自己的困惑和经历告诉哥哥,扎西也会告诉顿珠自己和女人做爱时的感觉,希望能引起顿珠对女人的兴趣,哪怕一点点兴趣,哪怕顿珠能和女人做一次,也许会改变他的性取向,甚至让朋友带顿珠去找小姐,可是没有想到顿珠的反应会那么强烈,兄弟两个谁也说服不了谁,他只能告诉顿珠找一个靠谱的,注意自己的安全,生怕自己涉世未深的弟弟受到一丁点委屈。
% w9 |. z% M( ~- ~, J7 @直到我的出现,可以说是彻底打破了兄弟两个平静的生活。他觉得顿珠一下子长大了,像翱翔蓝天的雄鹰一样,可以自己自由翱翔蓝天,不在需要他的照顾,甚至还处处为别人着想,扎西觉得有点心慌,有点失落,有点不知所措,甚至是有点吃醋。那天在家里卫生间门口,本来是约好了朋友做爱,可是因为吵架不来了,心里正窝着一股火,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报复,亦或许是情欲正旺,反正头脑一热就强行干了我。奇怪的是在干的过程并没有以前想到和男人在一起的那种不适感,并且觉得和那些扭扭捏捏,吃起鸡把来推三阻四的女人做爱还要爽还要舒服,也更加的刺激。做完后也觉得有点对不起顿珠,也有愧疚感,可是就像第一次偷尝糖果的小孩子一样,虽然心里担惊受怕可是那种美味销魂的诱惑力难以抵挡。% @+ V% W; }" H& I0 l* O
那天带完班半夜回到家里,一进门满地散落的衣服和我在房间里大声的叫床声,夹杂着肉体碰撞的啪啪啪声,撩拨得他心猿意马,在床上翻来覆去欲火焚身难以入睡,好不容易快到凌晨才慢慢入睡,酣睡中又被我一阵高一阵低,一声长一声短,似呢喃、似低吟、似哭喊、似喘息......的叫床声惊醒,他觉得自己心情烦躁,浑身燥热,直到顿珠走后他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来到顿珠的房间,看着我赤裸的趴在床上,床上一片狼藉,屁眼还留着刚刚被蹂躏过得痕迹,有点红肿,还泛着水光,房间里弥散着刚做完爱那特有雄性荷尔蒙的气味。他看着我赤裸的有型的身体不仅没有一点点反感,那种欲望竟然更加的强烈,最后不顾我的反抗强行操了我,那是他这么大第一次操男人,他觉得和女人做爱完全不同,男人的屁眼比女人的阴道更加的紧致,操起来更加的舒服,更加的刺激。
! s, n# W: i4 T# w$ F/ H/ C$ v事后扎西也很迷茫,也很苦恼,难道自己也喜欢男人?想到这个扎西有点害怕,后来他特别留意身边的人,看到身边漂亮的女人他还是会有欲望,会有性冲动,可是对别的男人没有一丁点这种想法,甚至一想到和别的男人做这种事情会有反感恶心的感觉,唯独对我觉得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1 X; p4 U. y
就这样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躺着闭着眼睛一边养神一边听着他的诉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间过得真快啊,我们该离开了,西藏海拔高,空气干燥,脸上的精液已经干涸,眼窝处的精液干涸结痂,眼睫毛被粘住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双手被铐住压在下面也早就已经麻木,扎西起身打开手铐把我抱在怀里两手在我胳膊上抚摸着按摩着,我的心里升起一种别样的感觉,最后扎西牵起我的手走向浴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5-13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公子 发表于 2022-5-13 17:323 u; V8 @8 z& [
用附件形式上传图片试一下

) h: f- g/ [" W( _好的,谢谢你了
 楼主| 发表于 2022-5-9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写,真实经历,有些加工,勿喷刚。
 楼主| 发表于 2022-6-4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L( h: u, U; T$ U. d3 P, E  ?- R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光一样,瘫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坐在地上缓了好一阵,慢慢的爬起来收拾干净,回到房间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睡了过去。7 D# X- {  e4 Q/ \: O3 Y
“醒醒啊,怎么这么累,起来吃饭啦。”顿珠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 `8 a* l! U! x+ H8 ~/ F
我努力睁开眼睛,没有想到竟然睡得这么死,看着顿珠突然想起和扎西刚刚做的事,不由一阵脸红愧疚,就推脱说自己想再睡一会不去吃饭。
% {. F5 m/ ]" |, r0 E“你今天都干什么了?怎么累成这样子啦?吃了饭再睡。”) S& ?9 S6 y  O' s- t; O
他不由分说拽着我的胳膊就往起拉,没有办法只能起来跟着他走,可是刚刚和扎西发生的事情怎么办啊?怎么和扎西见面啊?见面了那得有多么尴尬啊?一想到这些我就面红耳赤心跳加快,我磨磨蹭蹭跟在顿珠后面,感觉这段短短的路程好难走啊。
$ ^9 T$ u' T* D5 J1 I1 J“你今天是怎么了?走快点,饭都快凉了,再慢一点就都被扎西吃完啦。”0 R; S2 ~: @, f" F* q0 B
没有办法,看来今天拖不过去了,不管怎么说以后必须是要见面的啊,我硬着头皮没有几步就到了餐厅。0 @( w- x, N3 P( B! w
我千不好意思,万不知道怎么见面。可是到了餐厅一看扎西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吃着饭,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要不是我的喉咙还在隐隐作痛提醒着我,我都要以为我和他真的没有发生什么。
- |5 n) X0 L# z& T& ~我草,这是什么情况,看着他从容的坐在那里,不紧不慢镇定自若的吃着饭,我的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飞过,难道现在警察的心理素质都这么好这么强大吗?
$ Z, C( N3 Y. m“这么这么慢啊?我和顿珠煮的牛肉快尝尝。”扎西面无表情的说着。
# L( d) u& M, U: _4 {/ S我咬了一块,煮的烂乎乎的,可是在吞咽的时候喉咙有点疼,看着他夹过来的第二块肉我连忙摇摇头说:“谢谢,我嗓子有点不舒服,你们吃吧。”
: X: \$ g* j$ D& q“嗓子怎么了?发炎了吗?要不要紧啊?”顿珠急切的问道。
3 A7 i/ Z$ Z* [+ q( P1 Q“应该是上火了吧,休息一下就好了,既然喉咙不舒服那就多喝点粥吧。”还没有等我说话,扎西抢先说道,同时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心中顿时又有一万头草泥马飞过。
8 g' H  d" l& K; V& V# z( _/ h我的尴尬不好意思就这样被他风轻云淡的冲淡了,日子还要继续啊。顿珠每天上班回家两点一线,扎西因为工作原因时而几天不回家,时而还没到点就早早回家休息,没有规律可言,我自由自在有时在大街上和当地人坐着晒太阳聊着天,有时在家睡懒觉估摸着饭点快到了准备吃食,有时坐在寺院听喇嘛念经一坐就是一晌,日子就这样幸福平淡的过着。
) K- B  O" z! Z7 }这天周末外出到拉萨郊外逛了一圈回家,到家时弟兄两人都在,一个围着围裙再切菜,一个在锅里搅动着,看着灶台上做饭产生的水汽和烟雾笼罩着的他们的身影,我竟然一下看呆了,这是多么和谐、多么富有生活气息的画面啊,多么想让这时的画面永远定格在这一刻啊。
2 S8 c- v# V; h/ @0 L在饭桌上正吃着饭,扎西突然拿出四张票说:“前一阵子太忙了,这个周末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有人给了我四张温泉免费招待券,明天我们一起走。”( 西藏自治区幅员辽阔、山川纵横、可再生能源资源十分丰富,水能资源可开发容量居全国第3位,地热能、太阳能资源为全国首位。西藏地热资源丰富,全区共有水热爆炸、间歇喷泉、热泉、冒汽地面和泉体等水热活动显示700多处,比较有名的有:阿里地区朗久地热田,那曲地区那曲地热田,拉萨市羊易乡地热田,拉萨市西北当雄县羊八井地热田等,除过这些有名的温泉以外还有一些规模比较小的温泉,还有一些规模更小的野温泉还没有开发就在旷野中静静的流淌。当地有的藏族同胞就在这些温泉中沐浴泡澡,据说还有治疗疾病的效果。)  M" H- r5 i( Q7 }! T% i" s
“啊,我也去吗?”我问道
" ]. D0 Q: u8 Y- J' m# k2 ?( k  T  J“当然了,还有我哥一个朋友。”顿珠说+ f5 D9 q: J* ~
“哦,这样啊,有朋友我去不太好吧,”我说" H9 L+ b+ W  s* f& r2 f5 F$ ?
“哪有什么不好的,我哥一回来就跟我说了,没有什么的,别担心。”顿珠一边说一边在桌下捏住我的手用劲握了握。
6 P) ~9 A& [# M7 {$ \6 q0 b3 c% I/ A7 o看着这个诚挚的藏族大男孩乌黑清澈纯净的眼睛,我的心里突然感觉很平静,朝着他点了点头。
发表于 2022-5-20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看哈哈 支持
发表于 2022-5-9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22-5-9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支持,继续
发表于 2022-5-9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下文了
发表于 2022-5-9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that's all?
发表于 2022-5-9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文,先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22-5-9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更新
发表于 2022-5-9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看到新的内容
发表于 2022-5-9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继续写,加油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搜 同

GMT+8, 2022-8-9 10:10 , Processed in 0.03288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